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琴池月色

作者: 朱建华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12-29

琴池没有琴,只有一汪碧绿的荷,一池散淡清雅月光。

自从搬到奎屯市后,我每天吃过晚饭总是走两公里多的路到青年公园散步,看人看景、看花看草,倒也换得一分难得的轻松惬意。

琴池就位于奎屯市青年公园内,是一个只有上百平方米的荷花池。池中一角,一块灰白色的大石头上,有本市青年书法家王杰书写的“琴池”两个字,朱红色的两个字在一汪碧绿中显得意境悠远。

每天晚上到公园散步,总会绕着不大的琴池转几圈,一边散步锻炼身体,一边欣赏池中风物。

早春,琴池是不显山不显水的一片萧瑟。但随着春风吹度,不经意间,就有几片嫩绿的荷叶顶着好奇的脑袋探出了水面。这几片叶子大概看到了周围什么新奇景色,便转身喊同伴来看,于是乎,一夜之间,呼啦啦整个池塘便站满了无数把绿色的小伞。再一转眼,已是满池碧绿了。

休闲的人们这才发现,琴池不知何时已变得亭亭玉立起来。于是,脚步便被牵绊住了,琴池周围多了几分喧哗。

孩子看见了荷花,大呼小叫兴奋不已,惊扰得池中荷和池外人都侧目,感叹孩提的童真和幸福。

有时也会有青春萌动的少男少女在琴池边牵手慢慢走来,又慢慢走去,仿佛琴池只是二人的天地,再无他人。但更多的是锻炼身体的中年人,围着琴池,或闲庭漫步或快步疾走,倒也换得些许清闲,三千烦恼丝也暂时抛诸脑后了。

而饱经沧桑的老人们,则三三两两聚在琴池边轻声交谈,仿佛一辈子的沧桑都不如这清风明月来得自然。

随后日月轮转,琴池更是一天一个样,不到7月,就已是满池荷花玉立了。

池中既有荷花,也有睡莲,还有一种叶子大如桌面的莲花,整片叶子铺张开,很是壮观。琴池内的荷花多是月白色,没有五颜六色的缤纷,却在明净中透着雅致。

大概是池中素色太多,那夹杂其中的几朵稀有红荷便显得夺目起来,很是吸引眼球。到荷花盛开的季节,常看见有爱好摄影的人带着“长枪短炮”对着琴池拍个不停。一些爱好自拍的人,更是拿着手机拍下不同的美丽姿态。

人看公园里的荷,体会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是是非非。荷在看公园的人,体会的又是怎样一番荷的心情呢?我等凡夫俗子,又怎能体会荷的心事呢?

公园真是个很奇特的地方。它可以是很世俗的。在这里,每天傍晚来公园跳舞的、看跳舞的,健身的、看健身的,唱歌的、听唱歌的,熙熙攘攘。

但公园又是最有禅意的地方,因为在这里大多数人都状态轻松,衣着休闲、步履散漫,让整个公园纷乱而不浮躁。

在琴池边上不远的一处角亭,到了夏季,总是会有一些爱好声乐的人在那里唱歌。演唱者大多是中老年人,所以演唱的也都是一些民歌或红歌之类的,演奏者除了携带一些简单的音响,还会用二胡、笛子等伴奏。我有时在公园走累了,就会去角亭听听歌,歇息一下。有一次,一个老人演唱的“儿行千里母担忧”,声情并茂,听得人如痴如醉,旁边的一位老阿姨更是听得潸然泪下。

歌声飘过琴池的点点荷花,又消散在风里、夜里。

那身后的一汪碧荷啊,是不是也曾为某首歌动容过,是不是也曾闻歌而起舞,这一切恐怕只有飘过池中的晚风知晓吧,不然,那满池的荷叶清香怎么会御风飞行呢。

以前总是奇怪,明明是荷花池,为什么叫琴池。

一日傍晚,在青年公园偶遇一老友,琐琐碎碎地聊到半夜。分手时,公园已是人影疏离。整个公园都静了下来。路过琴池时,猛然为湖面上那一片如水的月光所倾倒。月光下的琴池静谧而神秘,平日里熟悉的景物此刻也变得陌生起来。细细点点的月光穿过遮天蔽月的荷叶间隙,细碎地洒在水面上,又梦幻般地映在荷叶上,有种说不出的雅致。繁茂的荷叶此刻被月色浸染成了墨色,那一朵朵出挑的荷花竟然是出奇透亮,仿佛月色是从花蕊中投射出来的,柔美不可方物。月光下, “琴池”两个字像素面朝天的少女,寂静无声伫立在荷花池的角落里,仿佛是被谁遗落的记忆。流淌的月光,如无声的音乐婉转流淌在寂静的水面上,跳跃在荷叶上。

琴池,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名字所带来的一种近乎虚幻的美丽。

这一刻,我觉得荷花池起名“琴池”真是再贴切不过了,还有什么景致比这一池的清辉更让人心醉呢?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