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兵团人

寸草报春晖

作者: 赵雪勤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1-05

戈壁明珠石河子,不仅是一座宜居的西部名城,更是一片播种梦想的金色土地。

石河子市向阳街道二十二小区居民、现年84岁的杨富荣,用自己的一生,守护着一个拥军报恩的梦。

好在,这个梦终于圆了,6000多双鞋垫送给了亲人子弟兵,她被部队官兵尊称为“最美鞋垫奶奶”.杨富荣也因此荣获了“中国双拥”年度人物,成为军垦小城“双拥”工作的标志和励志典范。


1515118223

送鞋垫到军营


“鞋垫奶奶”有个报恩梦

受人恩惠,鞋垫相报。杨富荣的报恩过程太过漫长,漫长到足足用了一生。

杨富荣1934年出生于山东菏泽,这里是革命老区,是怒吼着“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的抗日前线,是车拉肩扛、踊跃支援前线的英雄辈出的大地。这一切,在杨富荣幼小的心灵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1942年,年仅8岁的杨富荣,目睹了日本鬼子在家乡烧杀抢掠。有一天,一个日本兵手持长枪,闯进她家,不分青红皂白,就用刺刀刺向母亲的颈部。

十一二岁的杨富荣就已跟着村里的大哥大姐一起参加抗日活动;解放战争期间,杨富荣还成为姊妹团的团长,带着小姐妹们活跃在乡村拥军支前的人群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到了十三四岁,杨富荣经常央求来家里住的解放军战士带她去参军,还说自己个子小,恳求给她发一把小手枪。

一天傍晚,解放军的一个小分队来到杨富荣家,说敌人就要来了,让他们快快转移。解放军战士们连大门都不让他们走,不由分说,就用绳子从围墙上把一家人送了出去,并说要快点跑别回头。惊魂未定的一家人刚出了村,身后就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5天后,解放军打了胜仗,夺回了村庄,才又接大家回到村里。从此,“救命的解放军”就成了奶奶的口头禅。

在杨富荣记忆里,裹着小脚的奶奶和妈妈总是在给八路军、解放军做军鞋,十双五十双上百双地做,奶奶和妈妈的手因此布满了老茧,但她们却乐此不疲。家里喂养的一群鸡,下了鸡蛋,奶奶舍不得吃,全部攒起来,等八路军、解放军来了,煮上一大锅,送给亲人子弟兵。

这些往事如一幅幅画,珍藏在杨富荣的心里,想忘都忘不掉。

上世纪50年代初,19岁的杨富荣嫁人了。上世纪60年代,杨富荣随丈夫来到兵团,当了一名不穿军装的军垦战士。

那年月,生活格外艰辛,粮食根本不够吃,刚来新疆没有工作的杨富荣只好去河滩筛沙子。烈日下,她挥汗如雨,再累也不怕,可脚上的布鞋不经磨,很快鞋底就磨出了两个大洞,沙子也磨烂了她的脚后跟,伤口里钻进沙粒,走起路来疼得钻心。杨富荣只好找块布包住伤处,咬牙坚持去河滩干活。邻居看不下去了,借给她5元钱,让她买一双黄胶鞋。两个月后,丈夫吃惊地发现,杨富荣一个人筛的沙子比两个人的工作量还要多,一下子卖了100多元。她揣上钱就去粮店买回一袋大米、一袋白面、一袋玉米面。

当儿女们开心地吃着馍馍时,杨富荣觉得所有的苦和累都是值得的。

后来,能干的杨富荣成了单位的临时工,一直干着繁重的搬运工的活儿。为了补贴家用,她还挤出时间做鞋垫,一双卖5角钱。

做鞋垫的时候,杨富荣的脑海里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奶奶和妈妈在油灯下做军鞋的身影,她在心里说,什么时候自己清闲了,也要给解放军做些鞋垫,不要一分钱,送给他们。

二女儿赵玉玲清楚地记得,1985年,妈妈高高兴兴送二哥去部队献身国防建设的时候曾经说过,等以后有空了,她要做好多鞋垫送到部队。

赵玉玲说:“1998年,当母亲从电视上看到部队官兵在参加抗洪救灾时,许多战士由于长期在水中浸泡,脚都烂了,她十分心疼,对我们说,如果解放军能换上干净的鞋垫就能减轻疼痛了。母亲这个念想一直持续了半辈子,直到父亲去世,78岁的母亲打乱了我们6个儿女争着孝敬她的计划,开始做鞋垫,去实现她从早年便萌生的想法。”

报恩梦始终在心中,梦想已开花。


“鞋垫奶奶”圆梦进行时

2012年12月24日,朝夕相处生活了60年的老伴离世了,原本充满老伴声息的房间,忽然安静下来,变得空荡荡的。

再也没有常年照料卧床不起老伴的繁杂琐碎事,再也没有每天上午利用老伴睡着的间隙,匆匆去菜市场买菜的忙乱,再也没有时时担心老伴身体会出现异常的紧张与惶恐……

送走老伴后,杨富荣发呆了好几天,回想这一辈子,她把自己所有的精力所有的勤勉,都用在了工作岗位上,所有的心血和爱都用在了丈夫和孩子身上,如今,她想为自己的梦想活一回。

奶奶和妈妈做军鞋的身影再度清晰起来,报恩的想法如春草般生长,仿佛有一种从久远的岁月沉淀传递而来的力量,催促她快速行动起来。

说干就干。她翻箱倒柜,把家里淘汰的被里子和旧衣服投进洗衣机,洗涤干净,晾晒起来,然后寻找用于做鞋垫各工序所需的物件,比如打褙子要用的板子,剪样要用的称手的剪子,包鞋垫边要用的新平布等等。

说起制作鞋垫,人们可能会觉得那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其实不然。

年轻时,杨富荣就是做鞋垫的高手,她做的鞋垫平整结实,线条均匀,包边美观,拿到市场上,很快被抢购一空。如今做的鞋垫可是要送给亲人子弟兵,她更是精益求精,针针线线追求完美。

杨富荣说,她制作一双鞋垫大约要经过拆解(旧衣服)、洗涤、打褙子、晾晒、剪样、粘面、沿边、配对、编码等工序,这些工序每一道都不能马虎,每一道都倾注了她浓得化不开的深情。

杨富荣的经济状况并不宽裕,每月养老金不到元。除了吃穿用以外,她每月还要购买面粉、包皮布、针和线等物品用于制作鞋垫,而磨剪子修缝纫机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有一次,缝纫机的一个零件坏了,儿子也修不了,为了不影响加工鞋垫,她请人维修,人家开价350元,她一咬牙就把钱付了。因此,她时常成为“月光族”。

为了做鞋垫,杨富荣给自己制订了一个作息时间表:上午,制作鞋垫;下午,干家务并锻炼身体1小时;晚上,准备做鞋垫用的辅料。在缝纫机的转动声中,在剪子的沙沙声中,她忘记了失去老伴的伤痛,时间过得飞快,生活有了新盼头。

为了做鞋垫,杨富荣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地坚持,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对此,她认为,人上了岁数,胃口不是太好,少吃一顿也没啥。

为了做鞋垫,杨富荣先后用坏了5把剪子。剪鞋垫样是个又磨手又累人的活,褙子有5层,剪起来特别吃力,成百上千双地剪下来,她的手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茧子,几年下来,她的手指关节已经变了形。当杨富荣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的关节凸凹不平,鼓起两个大疙瘩。

杨富荣傲骄地说,她做的是良心鞋垫,从来没有用过一块从垃圾箱捡来的布料,连儿女和社区工作人员拿来的布料,她都要认真检查,凡是有异味的布料,必须放进洗衣机,倒上洗衣粉和消毒液,进行清洁消毒后,才用于制作鞋垫。

杨富荣加工的鞋垫分男式和女士两种,色彩丰富,号码从35码到45码,可谓种类齐全,适用面广。几年来,每过一段时间,她就把自己加工的鞋垫配对编码,每十双一捆,装箱保存,然后等待机会,赠送给部队战士。

2013年以来,杨富荣以每年制作1500双的速度,坚持不懈地做鞋垫。她将其中的5500双分4次赠送给了驻石河子部队官兵,另有500双则通过在部队服役的外孙女婿赠送给了驻北京某部队官兵。另有一些鞋垫,仍然在制作中,她打算先攒起来。

说起鞋垫拥军的一些特殊感受,杨富荣慈祥的脸上溢满幸福。她讲述了一个细节,在给部队官兵赠送鞋垫时,掌声中,她踏着红毯,一步步走到主席台上,走到子弟兵中间,眸光流转,心跳加速。她感叹,那一刻,像走在云中,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她认为自己就是一个老太婆,能力有限,只做了一件针尖大小的事,部队却给了她巨大的褒奖,她受之有愧。

她还一直记得一个高大英俊的战士,老家也是山东,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对奶奶有很深的感情,他真诚地对杨富荣说:“您就是我的亲奶奶。”他曾经来到杨富荣家里看望,一声声“杨奶奶”地叫着,杨富荣答应着,心里那个甜呀,做梦都能笑醒,平时的累呀早没影了。

在一次给驻石河子部队官兵赠送鞋垫的活动中,有战士问:“杨奶奶,您今年已经80多岁了,还打算再做几年鞋垫?”杨富荣乐观地说:“只要我的身体条件允许,就要一直做下去,让更多的部队官兵用上我做的鞋垫,我才高兴!”

梦想点亮军营,鱼水情深意浓。


“鞋垫奶奶”的拥军团队

走进杨富荣的家,40平方米的两室一厅显得有点拥挤,但物品摆放得井井有条。一台上世纪70年代购买的缝纫机、一摞摞洗得干干净净的旧衣服、一打打已经剪好的鞋样,卧室的双人床上,摞着被子和衣物,客厅墙壁上悬挂着部队赠送的锦旗。锦旗上“拥军就是筑长城,爱军就是爱国防”“一针一线慈母意,点点滴滴拥军情”的赠语,让人不由得暖流涌动。

通过杨富荣的讲述,竟发现她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地拥军,她的身边有一个分工明确、高效运转、凝心聚力的拥军团队。这个多功能的团队,就是杨富荣的儿女,他们站在妈妈身后,随时解决妈妈制作鞋垫过程中出现的困难和问题。

当初,决定做鞋垫拥军时,杨富荣把儿女叫回家,郑重地宣布要为部队官兵做鞋垫,儿女们都知道妈妈长久以来的夙愿,大家举双手赞成,并且当成自己的“分内事”.

从此,儿女们便成为杨富荣的左膀右臂,听从她的调遣,圆她的梦想。

大儿子成了妈妈的修理工,随时随地为妈妈分忧,因缝纫机使用频率较高,不时会出现一些小故障,他会尽力修好。按照妈妈的想法,他制作了一款压褙子用的带把的铁板,这物件是压鞋垫的“利器”,妈妈搬动起来很顺手。

虽然戴上了老花镜,杨富荣加工鞋垫时,总感觉房间亮度不够,踩缝纫机跑鞋垫线条时,眼睛很是吃力,二儿子专门给妈妈安装了一米多长的日光灯。

小儿子经常自掏腰包,为妈妈备好成卷成盒的白棉线、白平布,几年下来,从未断货。

大女儿、二女儿、小女儿将精力集中在打褙子所损耗的原料供应上,自己家淘汰的旧衣服被里子用完了,便向亲戚邻居、同学朋友求助,使妈妈年年月月“有米下锅”。

女儿们开了家小商店,妈妈做好的鞋垫放在显眼的地方广而告知,来来往往的顾客用了都说好。经女儿们的宣传,送来旧衣物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拥军鞋垫工程得以持续进行。

二女儿赵玉玲说:“一直以来,我们只是做一些辅助工作,每一双鞋垫的加工过程,都是由妈妈独自完成,从未让我们插过手。”

“八旬奶奶显真情,数千鞋垫送军营”的故事,通过新闻媒体的传播后,在石河子广为流传,影响带动了一批人,她所在的社区,也积极开展爱国拥军的活动。

2016年,杨富荣喜获“中国双拥”年度人物奖,获得2000元奖金。奖金到手还没有捂热,她便同儿女商量,想把这2000元买成礼物,捐赠给儿童福利院的孤残儿童。

6个儿女二话没说,又是一致支持。在大女儿、二女儿的操持下,共购买了5箱尿不湿、5箱方块糖、5箱面包,送到了儿童福利院。

一滴水珠掀不起波浪,一朵鲜花扮不出春天。杨富荣特别相信众人拾柴火焰高的道理,她觉得若没有儿女的鼎力支持,她的报恩路一定走不远。

当然,杨富荣总是忍不住夸那台上海牌的老缝纫机,说它也是鞋垫拥军的团队成员,是她信得过的老伙计。

别小看这台缝纫机,它可是上世纪70年代初凭票购买的,已经跟了杨富荣40多年了。从青春到迟暮,从黑发到白头,在艰苦岁月,这台缝纫机协助她养家糊口,把孩子们一个个拉扯大;日子红火后,它安静地呆在屋子一角,见证一个家庭的巨大变化。

杨富荣抚摸着缝纫机,眼睛里闪烁着丝丝缕缕的光芒。她感慨地说:“前两年,有人想用一台崭新的缝纫机来换,我一口回绝了,这是我加工鞋垫的宝贝,是我的传家宝,我要传给儿女。”

杨富荣说:“这些年,我做了6000多双鞋垫,只是想传递我对解放军的感恩之情,为当代军人解除一些后顾之忧,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小事。”

杨富荣表示会坚持做下去,直到做不动的那天为止。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