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恰木古鲁克村的孩子

作者: 李红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1-10

冰冷的雪花轻轻落在你

仰起的圆圆的脸上

圆圆的你是红色的精灵

瞬间就融化了

那一朵又一朵的雪

是否是你飞翔的梦想……

这是我写给那个叫阿不都拉·艾山的9岁小男孩的诗。尽管它只是个开头,可是,每当我想起他那圆圆的脸蛋的时候,就知道,已经很久没有写过诗的自己,会重新提起笔,慢慢地写下去——为阿不都拉·艾山,也为自己。我的被生活磨得麻木的心、磨得迟钝的心,被这个小男孩一点点地唤醒了。

2017年12月16日,我在麦盖提县恰木古鲁克村迎来了第一个清晨。当一夜未眠的我悄悄地推开屋门走进院子里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叫阿不都拉·艾山的9岁的小男孩。他正仰着脸,任雪花无声地飘洒在他的鼻尖、眼角、眉头上。

他一动不动的姿势,似一幅画,让我的心忽然一热。

前一日黄昏,下了大巴车后,我和同事被艾山·库万的妻子接回了家。艾山·库万虽然是同事在这儿结下的亲戚,但按计划,我们将在他家住两个晚上。这样,我很自然地把他也当作了我的亲戚。

艾山·库万把正在门前玩耍的儿子阿不都拉·艾山叫了过来。当我对阿不都拉·艾山说“你好”的时候,没想到他竟然用流利的汉语回答我说“你好、你好”。我感到有些诧异,因为艾山·库万和他的妻子都不会汉语,而我又不懂维吾尔语,我们的交流多是靠手势。

“你的汉语是在学校里学的吗?”

“是啊。我还会写汉字呢。”

当阿不都拉·艾山把他的作业本展示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再次惊讶不已。没想到,这个三年级的维吾尔族孩子会把汉字写得工工整整。

我紧紧地握住他的小手,感觉似乎是在握着自家儿子的小手。没有陌生,没有距离,有的只是一种无法言说的亲近。

阿不都拉·艾山告诉我,他爸爸是一位很能干的木匠。他忙前跑后,把爸爸还没有做完的凳子、梯子、床等拿来或指给我们看。

看到儿子这么夸自己,艾山·库万的脸上乐开了花。

刚一走进院子里就看到的长长短短的圆木,原来是这一家人收入的一部分啊。

我的心一紧。

我指着堆在院子里的一根两米长、直径四五十厘米左右的圆木,问艾山·库万,这样一根圆木能做多少个小板凳?艾山·库万说,可以做40个。每个小凳子的批发价是10元,圆木的成本是30元,但要做40个小凳子,大概要一周时间。唉,这挣钱真是辛苦啊。我在心里感慨道。

木工活是一个极为单调的活,艾山·库万常常一忙就是一整天。令他开心的是,出自他手中的木器,全都是用传统的卯榫工艺制成的,没有用过一个钉子。这样的手艺人,不只是在城市,即使是在乡村,也日渐稀少了。

后来,不论是否住在他家,我都会过来看他干木工活。看他弯着腰在半米高的刨床前忙碌,生活忽然变得实在而安逸。

我们每个人是否都在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为生活奔波?我们以为苦、难的生活,在这个三十七八岁的汉子面前,显得是如此正常而平静。他用自己的隐忍,承担着生活给予自己的一切。

没有抱怨,没有不满,只有满心的希望。这是写在他脸上的笑意告诉我的。是的,我一直在默默地观察着他,以为会听到他发出的叹息声,但没有,一声也没有。无论开口或沉默,他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倒是我,莫名地在心里长叹一声。我叹命运对艾山·库万过于严酷了。凭他的勤劳,生活原本会是更好的啊,可是……

艾山·库万还有一个3岁多的女儿,妻子目前又有了身孕,好像怀的还是双胞胎,3个月后就要生产了。对于这个主要靠做工木、打零工维持一家人生活的艾山·库万来说,日子是否会有些难?我通过同事把我的疑惑告诉他。艾山·库万弄明白了我的意思,依然微笑着。他告诉我的同事说,困难,会过去的。

艾山·库万认为,有了孩子,就有了动力。他正打算育肥牛。把牛娃子买回来,养上三四个月后,每头可以卖到8000多元。除去饲草钱,每头牛可以赚2000多元。

虽然这话是同事翻译给我的,但艾山·库万说这话时,眼睛不时地看着孩子,满眼都是疼爱,一点畏惧都没有。这是一个内心坚强的人,他要用自己的双手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

其实,对于勤劳的艾山·库万来说,他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折腾。他养信鸽,也养羊,还搞过家庭装修,然而,也许是运气不好,也许是还没有摸准致富的门道,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他们一家是村里的贫困户,要靠低保生活。

“这几天我一直在参加乡里举办的电工技能培训班。这不,在政府的支持下,我们搬了新房,家里的电路都是我布的,省了不少钱。以后我再装修,电工手艺也能派上用场。”艾山·库万说。

我们聊天的时候,阿不都拉·艾山默默地在一边坐着听,不插话,但能感到,他已经开始体会到了爸爸的不易,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

他懂事地帮着妈妈做饭添煤,还照顾妹妹。

天越来越黑,屋子里的灯光显得那么黯淡。阿不都拉·艾山拉趴在炕上,在光线这么黯淡的屋子里,一笔一画地写着作业。

我教他汉语。让我同样没有想到的是,做完作业后,他主动教我说起了维吾尔语。

因为以前没有学过维吾尔语,我感到自己很笨。阿不都拉·艾山无邪地笑起我来。

我拍打着他的肩膀说,你崇拜你的爸爸吗?

他点点头,用眼睛看了一下爸爸说,爸爸是为了我才这么辛苦的。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学本事,长大挣多多的钱给爸爸。

我向他竖起大拇指,说,阿不都拉,真棒!你一定要有梦想,一定要把梦想变成现实。

阿不都拉·艾山开心地笑了,说,我懂的!

其实,这个9岁的孩子的汉语水平还不是太高,这从他与我说话时的停顿中可以感觉到。不过,他正朝着自己的梦想走着,真的很不错了。

他和他的妹妹,还有即将出生的孩子,是这个简陋的家里最耀眼的太阳,把艾山·库万的心里照得亮堂堂的,把这个家照得亮堂堂的。

我抱了一下阿不都拉·艾山,想把自己的热量传递给他一些,同时,也想让他把他的热量传递给我,好让我有更多的勇气去面对或许并不如意的明天……

阿不都拉·艾山,我牢牢地记住你了。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