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岑参与六运湖

作者: 文定讴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1-25

兵团子弟王军在工作之余,通过对多处遗址实地踏勘,结合GPS地图实际比对,写出万余字的论文《唐轮台遗址新探:被遗忘的六运古城》。他以翔实的史料和数据论证,阜康市与六师六运湖农场之间的六运古城即唐代轮台,而十二师二二二团四连的阜北古城(当地称唐朝古城),则是轮台所属的军镇。六运古城就是消失的唐轮台遗址。

我赞同他这个观点。本打算去二二二团当面向他请教,哪知他已告别北疆的唐轮台,去了南疆的汉轮台,心中怅然。好在2017年9月,六师五家渠市“唐朝路”课题组让我有了一个考察的机会,见识了向往已久的阜北古城、六运古城,领略了岑参诗中轮台的魅力,也理解了论文作者寻找的不仅是一座古城的遗址,还有一个民族的记忆、延续千年的文化。

阜北古城,印象最深的就是它旁边的唐朝路。穿行在沙漠与绿洲之间的唐朝路,已被列为国家级保护文物,成为现实版的丝绸之路。那是陈列在六师大地上的、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

六运古城位于六运湖农场南侧。古城遗址呈长方形布局,南北长420米,东西宽272米。目前西、北墙基本完整,东、南墙已荡然无存。残存城垣基宽八九米,残高三四米。西墙附有马面(城墙上突出的矩形墩台,以防备敌人从侧面来袭)。西南隅有圆形的角楼建筑,北墙也可见马面残迹。城外南北两侧有宽二三十米的护城河。六运古城只有东门与南门两个门,西面被三工河隔断,无路可通。南北两侧为护城河包围,“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东门是主要通道。出东门往东到北庭,往北到阜北古城,往南翻过天山到吐鲁番。六运古城出土过铜镜、铜印、石夯、马鞍形石磨盘、开元通宝、察合台金币、乾隆通宝和青花瓷片等文物。1990年12月,六运古城被自治区列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六运”肯定不是古城的原名,“六运、九运”是一百多年前左宗棠平定新疆时骡马运输队的称谓,而古城遗址出土的文物证实它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据《阜康市志》记载:六运古城南侧,曾有石碑一块,碑高l.6米左右,砂石质,石碑上镌刻有铭文。遗憾的是,此碑已不知去向。现在的古城内外,长满绿油油的庄稼。岁月无情,留给历史的记忆竟是这样面目全非。

1221年农历九月,道人丘处机到过轮台,留下的观感是:“南望阴山,三峰突兀倚天 。”(《长春真人西游记》)果然,我们在六运古城找到了当年丘道长的视角,见到了三峰并起的博格达峰。因为,博格达峰的正北只有阜康一带;乌鲁木齐乌拉泊看博格达峰得往东北,米泉则是往东南,昌吉看博格达峰是朝东。

从天山天池流下的三工河,把六运古城与阜北古城连在一起。三工河是天山北坡东段流量最大的河流,且有大面积的水泽湿地,形成一道横挡在天山与丝路北道(唐朝路)之间的天然路障,是建立征收商赋的最佳选择之地。

“轮台风物异,地是古单于。三月无青草,千家尽白榆。蕃书文字别,胡俗语音殊。愁见流沙北,天西海一隅。”(《轮台即事》)三工河现在仍是古榆参天,树龄多在几百年。可以想象,一到冬天,到处都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清丽壮美。

“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六运古城西侧四五十米就是三工河,河床深三四米,宽十来米。河中砂石裸露,大如斗的石头并不多,但在河的西侧,六师在1960年修建冰湖水库的引水渠,却是全部使用“大如斗”的石头砌成的。周边民房的宅地基也是这些石头,岑参诗中的“一川碎石”已成为建筑材料,物尽其用。

“戍楼西望烟尘黑,汉军屯在轮台北。”(《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从天池流下的三工河,滋润着从浅山平原到大漠戈壁的万顷良田,今天的六运湖农场和二二二团,在唐代也是屯垦的好地方啊。

“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三工河出山到沙漠只有二三十公里,是天山以北到准噶尔盆地最近的一段,沙漠边缘就是古丝绸之路的新北线,即唐朝路,沿线至今仍残留着几座烽火台。出六运古城沿三工河北行到唐朝路上的阜北古城,是一条捷径,也是唐代戍守的将士们经常行走的线路。那蹄声“嘚嘚”的走马川,紧靠茫茫雪原,消失在辽阔的黄沙旷莽之中。

置身在岑参边塞诗的意象中,已经很难分清是在六运古城,还是来到唐代轮台了。当然,我们也很受用这种恍惚,很愿意穿越时空,在那个大唐盛世的西域停留片刻,目睹北庭都护府营田史岑参的风采。其实,不仅在今天,岑参是个口碑爆棚的边塞诗人,即便在当时,岑参也拥有众多的粉丝。他的粉丝,不仅有汉人,还有回鹘人。

公元754年的一天,北庭都护府营田史岑参在武威办完军务返回西域,途经赤亭(今甘肃成县西北)歇息。戍边的士兵中有不少是岑参的粉丝,热情地请他题词赋诗,岑参欣然应允。刚题完一首,就听挤在人群当中的一个少年,随口吟了出来。岑参有些吃惊,这里还有这样的孩子?士兵告诉他说:“这孩子是个回鹘放羊娃。一次大风,这个放羊娃救了我们13个士兵,是我们允许他在这里放羊。”岑参转过头问放羊娃:“是谁教你的汉语?”放羊娃说:“是阿爸。”一个士兵说:“他家是早年从漠北流落到这里的。”放羊娃从怀里掏出一本破旧的书递给岑参。岑参不懂回鹘文。放羊娃说:“是爷爷写的,叫《论语》。”岑参敬佩回鹘长者对儒家文化的热爱,他抚摸了一下放羊娃的头,题字曰:

“论语博大,回鹘远志。”

放羊娃把题词揣到怀里,向岑参鞠了三个躬,高兴地走了。

第二天,放羊娃的父亲领着放羊娃找到岑参说,他家是书香门第,原来在漠北草原,因宫廷之乱逃亡西域。他恳求岑参收孩子为义子,教以成人。岑参非常喜爱这个聪明伶俐的回鹘少年。他想,西域各民族文化交流,很缺翻译。于是,他对放羊娃的父亲说:“我是军人,收他为义子,就得把他带走。”放羊娃的父亲立刻答应。放羊娃的名字原来叫也里,岑参给他改名“岑鹘”。就这样,岑鹘跟着岑参参军入伍,来到了轮台。

“轮台万里地,无事历三年”,在轮台工作、生活三年的北庭都护府营田史岑参,任上不仅垦荒屯田万余亩,还写下了数十首关于轮台的著名诗篇。轮台的金戈铁马、边塞的民族风情,得以传颂至今。岑参的义子岑鹘参军服役在轮台,当年的放羊娃成长为唐军中通晓汉语和回鹘语的翻译。

公元756年,岑参“援疆”期满入关赴任。他向朝廷举荐了岑鹘,岑鹘成为唐朝政府机关中的少数民族“干部”。岑鹘没有辜负义父的栽培,一边工作,一边培养了不少“双语”人才。岑鹘晚年退休,回到了家乡蒲昌(今新疆鄯善)享受天伦之乐,继续教育他的儿孙,给他们讲述诗人岑参的故事。后来,回鹘首领仆固俊尽取西州,建立高昌回鹘汗国,岑鹘后人有的从政,有的成为促进民族文化交流的学者,元代高昌著名尼僧、翻译家舍兰兰就是岑鹘的后代。

“花门将军善胡歌,叶河蕃王能汉语”,这是岑参诗中的西域,是边塞诗中的唐代。那文化认同的和谐氛围里,是不是也有岑鹘们的贡献呢?

这个关于民族融合的故事,这段关于汉、维吾尔两个民族共同的历史记忆,发生在唐代轮台,也在今天的六运湖农场和二二二团延续。

坐落在六运古城与阜北古城之间的六运湖农场,三工河从农场东面穿过。在古代,地域当属六运城,农场也因此得名。如果六运古城是轮台县城,农场就是轮台的城郊了。当年主管屯田的营田史岑参,定会经常纵马驰骋在今天的六运湖农场和二二二团一带。

岑参到过六运湖吗?到目前为止尚无确切证据。但岑参到过高昌是肯定的,因为近年在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群出土过一张岑参的原始账单。如果哪天,在六运湖农场或二二二团的某个角落,发现1000多年前岑鹘那部回鹘文的《论语》手抄本,或者“论语博大,回鹘远志”的岑参墨迹,包括论文作者王军、包括我在内的“岑粉”,都会“泪奔”。那是当年岑参的义子岑鹘,怀揣《论语》在这里站岗放哨的物证啊。


一键分享:
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