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未说出口的感谢

作者: 程晓桢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1-30

这件事发生在24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干冷的冬季。

一个周末的早上,我和同学揣着50元钱,步行4公里来到农贸市场买鱼。

那时,我在这座小县城里读中专。

记得那年9月,我退学要去读中专时,高一的班主任惋惜地对我说:“你先去那边的学校看看,不行的话就回来吧,我帮你办入学手续。”那时的我对新学校充满了向往,一心想着早点工作,为家庭减轻负担。3年之后能否考上大学还是未知数,公费生包分配的诱惑还是很大的。

因为火车晚点,坐了20多个小时火车的我,坐在学校附近的餐馆里胃口全无。只觉得眼前的窗子在晃,脚下的地在晃,我也在晃。

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现在想来,那种不真实的感觉其实是我对这个学校的排斥。我在是否回去的两难中抉择着。课间,我茫然地望着窗外操场上嬉笑打闹的同学们,感受到的却是无助和孤单。

“你是公费生?”生活委员问我,得到确认后,她将一沓白色的纸塞到我的手里,“公费生每个月发45元的饭票,省一点够一个月吃的。”那一刻,我决定留下来。

我试着改变自己,学习适应环境,适应学校的生活。同学们都说,我越来越开朗了,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与自己较劲有多痛苦。

我们的美术老师叫陈清,教我们时年近五旬,面容清瘦,慈眉善目,常常戴着一顶瓜皮帽,像极了漫画中的人物。我的美术作业时常得到他的表扬,这让我找回了一些自信。让我有了战胜眼前困难的决心。

后来,我才从班长那里得知,那是陈清老师知道我思想波动大,怕我颓废堕落,发现我的一点点进步后特意鼓励我,默默帮助我的良苦用心。

得知陈清老师喜欢吃鱼,在陈清老师生日当天,我约同学去买鱼。口袋里装的那50元钱是父亲才寄来的两个月的生活费。为了省2元钱车费,我们选择步行。

在滴水成冰的天气里,农贸市场里却很热闹。卖鱼的商贩一字排开,一条条冻鱼分门别类整齐地摆放在地上,让人眼花缭乱,无从选择。

我和同学犹豫了半天,终于在一位女商贩的摊前停住了脚。这是一位中年妇女,全身上下包裹得很严实,帽子与口罩间露出的一双眼睛,透着和善。

她问我们要什么鱼,我们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她又问我们打算怎么吃,我们也答不出。看出我们没有什么生活经验,她耐心地推荐了几种鱼让我们选。

突然,她怒气冲冲地对我们吼:“你们走吧,别买了,下次问清楚了再来。快走!”女商贩的暴怒吓了我们一跳。我想一定是我们的迟疑激怒了她,我赶紧把手伸向口袋想拿出钱来证明我们真的是要买鱼的。

就在手指伸进口袋时,我惊恐地碰到几根冰凉的手指,转头看到一个年轻男人的脸。男人从容地将这只手插进自己的口袋,瞪着双眼直视着我,看得我后背发凉。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正不知所措时,女商贩的声音又起:“丫头,快回家问问你妈到底买啥鱼。快回去,别让家人等急了。”她一边说,一边向我使眼色叫我快走。

我慌乱地答了声“哦”,一手紧紧攥着口袋里的钱,一手拉着同学跑出了市场。

之后,听说了许多仗义执言破坏小偷“好事”的人,被小偷其及同伙报复的故事,我很为那位女商贩担忧。

我很惭愧,上学3年,我竟没有勇气向帮我的那位女商贩当面道声谢,甚至没有勇气再去农贸市场看一看。这未说出口的感谢,算是我的忏悔吧。祝好人一生平安。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