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冬日絮语

作者: 吴铮 来源: 兵团网 日期: 2018-02-05

冬日的早晨,汽车驶离乌鲁木齐,像深色的草蟞一样向南窜去。坐在狭小的车厢里,转过头留恋掠过的画面,路越走越远,闹市渐渐没了踪迹,车窗外入眼的景致越来越稀少。因为冬的寒冷,生命还原了本色,路是干硬的,草是枯黄的,山是深黑的,摇摆的白杨吟唱着悲呛的晚歌,山坡上斑驳的雪迹如同肌肤龟裂后裸露的伤口,意境清冷、萧瑟、寂寥、悲凉,让人战栗、遐想、感慨、心伤。

天很冷,路很长,太阳格外吝啬,只射出微弱光芒照亮自己,不肯温暖整个世界。耳边消失了尘世的喧嚣,万物缺少了丰富的色泽,天空淡蓝苍白,地上没有泥沙浮动、没有尘土飞扬,闯入眼帘的一切都那么纯洁通透、简单自然。

一路前行,空气寒凉着路人的体肤,凝固住了偶尔闪过的村落和房屋,冷风涩涩,撩起地表凌乱的碎物,揉触着树杈上几片倔强残叶,呈现出季节的迷茫。旷野沉稳安然,不露丝毫的慌张,静谧中清浅闲雅,清姿款款。数只寒鸦划过天际,舒展羽翎,嘶鸣阵阵,是急切归家?是欣然出发?从容向晚,袅然轻掠,是否与我同行,无可知晓。

“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放眼望去,真是八方冷寂。想必季节真的倦怠了,山不舞,水不流,尘埃都有了自己的归宿,戈壁滩的砾石也蜷缩成一尊尊慵懒静默的姿势,在垂暮荒芜中独守着年华朝夕,任由冰霜洗礼。眼前,灵动的只有汽车,一辆辆欲行千里不觉沉,撒欢似地在高速上追逐嬉闹,还寂静以嘈杂,给大地以脉象。

空冥的世界里,我自清怡,裹在庄重厚实的冬衣里任思绪飞扬,用情怀的温软解读岁月的沧桑,思念暖阳,追忆春华秋实,抚伤过往旧事,憧憬冰消雪融的前方,企盼着生命再度轮回浅唱,演绎出璀璨的星光。

车行至半道,时运不佳,薄冰阻隔了前进的道路,我对冬的叙述被停滞的旅途所侵扰。冬的足迹断了,冷便无依无靠,仅剩一份感觉在心头萦绕。蜷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慢品清凄,执手寂寞,冬天的味道被埋进了无谓的沉思。雪花在柔柔地飘,远方弥漫开来的是阑珊的灯火,寒气中透出一丝温暖,伴我静候在前行的路上。车冻住那段时间,友人的短信、电话不断,或叮嘱,或祝福,或问候,或牵挂,字句传情,言语舒心。仔细聆听,慢慢品读,你会觉着焦躁成了幸福,无尽等待也是甘甜,即便是在凄冷的冬天。

“凄清临晚景,疎索望寒阶。湿庭凝坠露,抟风卷落槐。”或许是过了不惑这个年龄吧,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日子里,离开亲人和朋友远赴南疆,会不自觉地涌起“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的感觉。无法埋怨冬日,凝态娴静时,它也有温婉呢喃,肃杀冷酷也会孕育人坚定的意志,带给人思考、拼搏和对未来期待的力量。冬天是季节的沉淀,运势是生活的积累。若等待是一场禅意的修行,我愿意在簌簌时光里,一路拾捡心灵絮语,在最冷的日子里,把字写到暖,怀揣希望的意念,勇敢向前。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寂寞的冬,贯通人的性情,传递着凄美的孤独,但绝非衰败哀怨。在水瘦山寒的日子里,我一路走来,只为找寻温暖的归宿,企盼另一种心安。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