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兵团人

“孩子,我就是你的拐杖”

作者: 驻六师记者站 张琳琳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2-13

“孩子,我就是你的拐杖”

--韦丽霞带着儿子求学的故事

2月2日一大早,在六师一○五团的一个小区内,43岁的韦丽霞一边催促儿子起床,一边准备做早饭。

她的儿子于燕鹏今年12岁,患有小儿脑瘫,无法独立行走。这天,于燕鹏的一个同学在家里举行生日派对。外面虽然下着雪,但韦丽霞不想让儿子错过与朋友们相处的机会,还是早早起床,准备好一切,和儿子一起去参加同学的生日派对。带着一份自己亲手做的生日礼物,母子俩出了门。

路太滑,韦丽霞不敢骑电动车,就搀着儿子一步步往前走。走了不到100米,韦丽霞的身上已经出汗了。因为儿子缺乏运动,身体略微发胖,一路上,韦丽霞要使出浑身力气拉着他。看着母亲喘着粗气,于燕鹏有点心疼,轻声说:“妈,要不然我们不去了。”

“没事,妈妈就是你的拐杖。”韦丽霞搀着儿子一步一步往前走。雪地上,留下一串温暖的脚印……2005年,韦丽霞和丈夫于杰带着10岁的儿子从内地来到一○五团定居。次年,两人迎来了第二个儿子,取名于燕鹏。

于燕鹏的出生给这个家带来了许多笑声。他活泼可爱,还不到1岁就会开口叫爸爸妈妈。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孩子1岁多的时候,韦丽霞发现儿子出现右手无力的症状。到孩子两岁多的时候,四肢无力的症状持续加重。

韦丽霞带着孩子来到乌鲁木齐的医院检查,发现儿子患有小儿脑瘫,智力正常,但行动有障碍。

望着生命之花还没有来得及绽放就要枯萎的孩子,韦丽霞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她和丈夫踏上了四处求医之路,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了十几万元的债。

如今,大儿子在外打工,韦丽霞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小儿子身上,丈夫于杰在乌鲁木齐开出租车挣钱。

于燕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但因生活不能自理,他被许多幼儿园拒之门外。韦丽霞只能擦干眼泪,买来幼儿教材自己教儿子。

转眼,于燕鹏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失败过多次的韦丽霞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带着儿子来到一○五团中心学校。当她向学校说明情况后,班主任段凤芝说:“来吧,不能让孩子没学上。”听到这话,韦丽霞抑制不住地哭出了声。从此,韦丽霞成了儿子于燕鹏的拐杖,母子俩一起走进了校园。

“我至今还记得孩子领到第一本语文课本时,忍住满眼的泪水没哭出声。我当时就想,不管再苦再难,一定要让孩子完成学业。”韦丽霞说。

4年里,除了2017年,于燕鹏出麻疹请假一周,母子俩从没有缺过一节课。

“我见过一些需要陪读的孩子家长,都坚持不了多久,起初我以为韦丽霞也是这样。”让段凤芝佩服的是,无论刮风下雨,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一个女人骑着一辆三轮电瓶车,带着她的儿子来学校的身影。

于燕鹏刚上一年级时,韦丽霞为了不影响其他孩子上课,带着于燕鹏坐在教室最后一排角落的位置。一个班30个学生,段凤芝申请了31套桌椅,多出的一套专门给韦丽霞,就放在于燕鹏的座位旁边。

“她坐在后面就像多了一个听课老师一样,除此之外,她还帮我打扫教室的卫生,一直到三年级,我劝她别干了,让学生们也学着打扫卫生,她才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段凤芝说。于燕鹏的视力不好,后来老师将他的座位安排到了第二排的最左或最右的位置,两个位置轮换着坐,也不挡后排的学生。

四年级的儿子已经长大了,不用韦丽霞再寸步不离地帮扶,她将自己的座位搬到了教室的角落,继续默默陪着于燕鹏读书。

于燕鹏学习很努力,一二年级时各门功课成绩一直保持在90分以上,四年级时保持在80分以上。“因为右手无力,他用左手写字,写得很慢,我会第一个看他的作业,腾出时间让他改错误。”段凤芝说。

“我想像小鸟一样有对翅膀,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能在操场上踢足球,能在音乐课上唱歌……”就像于燕鹏在一篇作文里写的那样,韦丽霞希望自己不断努力,让儿子飞得更高。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