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兵团要闻

行走绿洲:走进阿瓦提

作者: 赵天益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2-14

一到阿克苏,我的维吾尔族朋友吐鲁洪便对我说,不管你的行程安排得有多紧,这次我都要带你到阿瓦提县去走走,领略刀郎故乡的风情,品尝穆塞莱斯葡萄酒。

汽车沿着蜿蜒曲折的阿克苏河,在塔克拉玛干北沿的大漠中飞驰。吐鲁洪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关于穆塞莱斯的传说。

古时候的喀什噶尔河与叶尔羌河交汇处的阿瓦提绿洲上,有一个名叫木沙也提的刀郎人,他生性热情好客,即使在偏远的大漠深处和遥远的山区,也有他的亲朋好友。木沙也提起早贪黑种了个大皮薄的红葡萄,想让朋友们来尝尝,但由于相距太远,朋友们虽答应一定要来,总因种种原因,没能及时来。眼看天气渐渐凉了,木沙也提生怕葡萄坏了,就把葡萄摘下来,用水清洗干净,摆放在坛子里封住口,再也不去管它了,等着客人们的到来。

就这样过了好久,突然有一天客人们不约而同来到了木沙也提家。木沙也提和家人喜出望外,连忙杀鸡宰羊款待朋友们。饭吃到一半时,他忽然想起坛子里还有葡萄。大家帮木沙也提抬出坛子,打开盖子后,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往坛子里仔细一看,曾经颗粒饱满的一坛子葡萄变成了葡萄汁。木沙也提遗憾地说: “我原来是想请大家吃葡萄的,没想到变成了葡萄汁。你们还是品尝一下吧,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啊!”

朋友们感念木沙也提忠厚纯朴,便把一碗碗葡萄汁喝了下去。没想到过了一阵儿,感觉解除了疲乏,心情也舒畅许多,只觉得头脑晕晕乎乎的,两只脚像踩着棉花。于是,大家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跳起了热情粗犷的刀郎麦西来甫。大家忘记了奔波的劳顿,抛却了生活中的烦恼,尽情地唱啊跳啊,直到天上布满了星星。

从此以后,木沙也提在每年葡萄熟了的时候,都要把它们摘下来挤出汁,装进坛子里密封起来,40天以后打开喝。这就是穆塞莱斯葡萄酒的由来。人们学着木沙也提的方法,把摘下来的葡萄挤压成汁蒸煮,经过一段时期的坛装密封之后,打开坛子开怀畅饮,尽情享受。

说到这里,吐鲁洪又向我解释道: “古时候西域盛产葡萄,人们饮用的酒主要是葡萄酒,不像中原用粮食酿酒。那句有名的‘葡萄美酒夜光杯’,就是指用西域葡萄酿造的美酒,而穆塞莱斯是葡萄酒中最原始的一种。”

听着吐鲁洪绘声绘色的讲述,我的思绪已随着这个美丽的传说飞向远方。这时,朋友玉素甫对我说,在阿瓦提民间,关于穆塞莱斯葡萄酒还有一个美丽传说。

传说一个叫阿曼古丽的美丽姑娘,她居住在叶尔羌河边,一次偶然的邂逅,阿曼古丽和买买提明一见钟情。当时的刀郎人注定是要不断迁移漂泊的,千般无奈,万般不舍,一天,买买提明在留下一句誓言之后,还是离开阿曼古丽远去了。

葡萄熟了的时候,就是买买提明回来的时候,阿曼古丽这样期盼着。可是,葡萄熟了一年又一年,心上的人总是迟迟不归。阿曼古丽已经记不清她和买买提明分别那天的细节了。可她却记得他说过,他们的爱情就像他俩亲手种下的葡萄一样郁郁葱葱,就像架上的葡萄一样甘甜醉人。

阿曼古丽在烧煮葡萄汁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在酿酒,她只是想把她和他一起种下的葡萄永远地保留下来,哪怕是水的姿态。没有人知道她把多少思念、多少期盼、多少等待、多少渴望煮进了葡萄汁里,然后,夜夜举杯,向着买买提明远去的方向,在微醺时想象自己是最美丽的新娘,这是她最幸福的事情。自古多情空余恨,因了一个痴情的女子,阿瓦提刀郎人便有了穆塞莱斯葡萄酒。

黄昏时分,我们来到阿瓦提葡萄村。60多岁的赛买提老人,见我们一行到来,非常欣喜。大家盘腿围坐在葡萄架下,热腾腾的鲜美羊肉端了上来。赛买提老人用一把锋利的英吉沙小刀,把羊头和羊肉分成若干份,头是给谁吃的,谁最有资格吃肋条肉,都是有讲究的。大家围坐在一起大块吃肉,尽情聊天。肉由一家人中辈分最高的赛买提老人分给每一个人。按刀郎人的习俗,羊头肉是赛买提老人吃的,但老人却把它分给了在座的所有人,以表示尊重与祝福。我正在仔细观察这个农家小院的优美环境,老人双手递给我一块盆骨肉,我有点受宠若惊,因为除了羊头肉,这是给最尊贵的客人食用的,我怎好受用?赛买提老人风趣地笑道: “今天在座的就数你最高贵了,你从遥远的乌鲁木齐来,平时我们请也请不来,你不能推辞。”我只好从命。

这时,一位维吾尔族姑娘从屋里托出一壶自家酿制的穆塞莱斯,还有一些下酒的小菜以及葡萄、无花果、杏干等等。我这个异乡人在主人再三劝说下,一连痛饮了两大杯葡萄酒,胃里感觉翻江倒海般,大脑处于眩晕中。那种感觉该怎么说呢?冰凉的穆塞莱斯进入胃里,先让你从头凉到脚,随即又有一股热流从脚底涌上腿、胃、心。这时我才真正体验到穆塞莱斯的热烈,直到回城的路上,我还处在恍惚迷离之中。

阿瓦提人酿造穆塞莱斯已有久远的历史了。在《史记·大宛列传》记载有“以蒲桃多酒,富人藏万石,久者数年不败”。《博物志》中也有“西域有葡萄,积年不败,可十年饮之”的记载,并有“葡萄酒熟红珠滴”的赞美诗句,以及“自酿葡萄不纳官”的说法。当时大多数人家都会酿酒,且自酿自饮,不交赋税。阿瓦提居民代代相传,继承了这一古老方法酿制的穆塞莱斯,是古代西域葡萄酒的活化石。

直到20世纪50年代,阿瓦提广大农村仍以穆塞莱斯为唯一的酒饮料。每到秋天,这里形成了“村村舍舍煮酒忙,香气氤氲漫农家”的景象。

吐鲁洪告诉我,他从小就跟着父母学习酿制穆塞莱斯,其实它的制作方法并不复杂:把成熟的葡萄清洗干净,放进过滤袋中挤出汁液,将葡萄汁放置一天一夜。之后把葡萄汁倒入锅里用文火烧煮,使它蒸发掉三分之二的水分。这时候一定要掌握好火候,待烧煮到一定时间后,锅里的葡萄汁会起一层泡沫,再用过滤布把其中的杂质过滤干净。等葡萄汁像清油一样透亮时,泡沫就会自动消失,这时候,穆塞莱斯就制成了。用筷子尖将穆塞莱斯滴在指甲盖上测试,如果它在指甲盖上不流动,就立即停火,把它原样盛在锅里,等凉下来以后,第二天倒进坛子里密封起来,40天之后就可以打开饮用了。

因为穆塞莱斯全程为手工操作,所以一样的葡萄,一样的器具,一样的步骤和程序,每个人烧煮出来的味道都不一样。更为神奇的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不同的心情和精神状态下烧煮出来的葡萄酒,味道也会有所不同。

阿瓦提的刀郎人迷恋麦西来甫和木卡姆,他们把热情好客作为为人之道。每年9月到来年3月,家家户户都会以飘香的穆塞莱斯款待客人和乡亲们。大家一边跳起欢快的麦西来甫,一边品尝着甘洌香甜的穆塞莱斯,以这种独特的方式度过漫漫冬季。

难怪这里的人们都说,来到阿瓦提,不喝穆塞莱斯葡萄酒,就像吃烤羊肉串忘了放孜然一样让人遗憾。


一键分享:
编辑:陈兰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