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晴窗雪夜好读书

作者: 叶子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3-07

春困秋乏夏打盹,唯有冬季,长夜无央,围炉品茗,读书最是相宜。

中学的图书馆是我常去的地方。图书室设在地下一层,是学校里难得的僻静地方。

偌大的房间里立满了一人多高的书架,仅从进门处辟出一小块放置办公桌。管理图书的是一位已届退休年龄的男老师,总见他在埋头忙碌着整理书目,填写书卡,写字时头埋得很低,间或伸长手臂费力地看一眼书稿;老花镜架在大鼻头上,从镜片上面看人,下面看书。

老先生和背后的书架叠印在一起,像老电影里的场景,恍惚间犹如走错时空。

走进书林,静静伫立的书是静默又熟稔的老朋友,温和地与我对视。手滑过贴在书架横梁上的书目:报告文学、古代文学、外国文学、作品集、历史、艺术,曾经读过的书像旧时相识,再抽出来,看看熟悉的封面、按按卷起的书角、读几行心仪的句子,手中的书页甚至自然地分开,不经意就翻到上次借阅时自己夹放书签的地方,隐隐有指甲的划痕,好像老朋友晤面的寒暄问候。

喜欢那种不刻意、随性而写的散文,好读得很!意蕴纯朴的、温馨的、热烈的、痛楚的,不一而足,值得焚香沐手,在晴窗雪夜,饮茶伴读。 纵不被时下大多数人喜欢,却像山野开放的小花,独自清幽。

小说看得少了。纵览书目时,发现还是那些上山下乡的老三届文学中年们在担纲大任。董桥、叶兆言、张抗抗、洁尘……积淀深厚、底蕴十足,圆熟可堪玩味。

或许有一天,商业时代的喧嚣浮躁过后,人们厌倦了痞子式的调侃、年轻人的花哨、读图的浅显,会喜欢林语堂智慧睿智的幽默、梁实秋底蕴深厚的平实,弃了眼前的花红柳绿也未可知呢!

偶尔,前台的老先生做事乏了,会突然开腔唤我:

“叶子!”

“嗯!”我远远地在书丛里应他。

“今天看什么书呢?”

“噢,是余秋雨的《南冥秋水》”

“余秋雨!他现在很红呢!”

“是,老上节目呢!”

……

书,自然还是借回来看的。可惜我看书很没样子,多数时候蜷在沙发里,斜躺在被垛上,懒散得很。完全没有夜窗下,一朵灯花开在长夜里,剪下温柔绚丽的背影;亦没有男人们眉峰纠结,手上的蓝烟寂寞燃烧的经典画面,很是遗憾!

黄金屋、颜如玉,那是文人的说辞,我的读书远没有那样的大志向,谋杀时间罢了!流连徜徉在别人的日子里,书中的清溪、芦丛、野嵩、曲水,寂寂晨籁、红潮绿韵,扁舟歇泊烟雨、苏子芒鞋竹杖,让我心静,心安。

读书寂寞,少了朋友,不用担心遇人不淑、交友不慎。没有邀约,陶然与书为伴的时光里,日子一天天斑驳脱落,我庆幸,对书的喜爱没有消减,让我在不眠的夜晚,能以书为舟,游走四方。

窗外,乌鲁木齐的街道上飘着雪,雪花硕大迅疾,好像化身的白蛾,奋勇地扑上窗来,遇暖即刻化作清流,蜿蜒而下。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徐彤彤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