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姜堰酥饼

作者: 王东江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3-27

30年的时光飞逝而去,多少往事被无情的岁月揉成碎片,成为记忆的点滴。然而,关于一包姜堰酥饼的故事却永远定格在岁月深处,每每想起,依然清晰如昨。

那年,二叔去2000多公里外的江苏泰州办事路过姜堰,捎回一包4块酥饼,这是8岁的我第一次听说、更是第一次见到的稀罕物。两片薄脆金黄的圆饼间夹着红红的火腿、浅绿的笋丁、褐色的鸡丁和几块通红的虾仁。别说吃,看一眼就让人舌间生津,垂涎欲滴。

我的目光生出刺,钉进酥饼里不肯拔出来。

二叔拍拍我的小脑袋,调侃说:“哎——哎!小心看到眼睛里剥不出来了。4块酥饼,你姐姐你爹你娘一人一块,少不了你吃的。”

话虽如此,我的眼光仍死死粘在酥饼上,嗓子眼的馋虫一根根往上爬。

晚上,姐姐放学回家了,爹也从地里回来了。八仙桌上微弱的煤油灯火苗忽闪,屋内的景物朦朦胧胧,而那包酥饼却形象鲜明地招惹着我的目光。

家贫话稀,话题没几圈就绕到那4块酥饼上——来龙去脉很简单,就是二叔出门带回来给我们家尝新鲜的,关键是什么时候吃,怎么分配。虽然二叔明文规定一人一块,然而,我们家分发稀罕东西(尤其是吃食)的原则从来不是平均分配,我独吃独占的时候居多。每当姐姐看到我没节制地多吃多占,嘴上就挂油瓶,爹娘给出的理由既简单又武断、既直接又蛮横、既传统又愚昧:谁让你是一个女孩?

每当这时,姐姐嘴一咧,油瓶掉了,眼泪挂在眼角。

姐姐只比我大两岁,也正是嘴馋的年纪。她曾多次对自己的不公抱怨过、委屈过,她甚至当着我的面赌气似的问过隔壁二婶自己是不是抱养的。尽管如此,姐姐从来没有嫉恨过我。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是她唯一的亲弟弟,唯一把她唤作亲姐的人。

我已经学会了从目光里读出姐姐的悲伤。她早就知道,这么珍贵的东西,铁定与自己无缘,可是她拗不过心理的作祟,眼睛生了钩子,时不时朝酥饼伸过去。

姐姐毕竟习惯了,她脸上结着霜、眼里夹着冰回到自己的小屋。

我突然觉得身上打了个寒噤——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微妙感觉。

果不其然,我分到了3块酥饼,剩下的一块,爹娘许诺过两天还是我的。

我欣喜若狂,飞也似的把3块酥饼兜在我的小木床上。

当我举起第一块酥饼准备像以往一样,狼吞虎咽享受美食时,不知什么原因,我迟疑了,姐姐悲戚的神态出现在我眼前,霎时,我满眼满脑子是泪眼蒙眬的姐姐。我少年的心里莫名地生出一种忐忑。

这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感到心灵不安,感觉到贪婪的恐惧和自私的歉疚。现在想来,那是我荣辱感的发端——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将从此跨进做事讲究“道德和良心”的年龄。

我悄悄地来到姐姐的房间,将两块酥饼和一张字迹歪歪扭扭的纸条放到她的床头上,又蹑手蹑脚地退了出来。

30年的时光早就远去,那张字条的内容我铭刻在心:

姐,这两块饼是你的,爹娘是你的,弟弟也是你的。

一个人走向成熟的第一步可能受到一个人、一件事或者一句话的引领,一包姜堰酥饼,将我懵懂的少年时代突然唤醒,从此,我的人生在一次次灵与肉的相互碰撞中,跌跌撞撞却充满爱心与信心地朝前走着,走着……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徐彤彤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