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怀念绿洲影剧院

作者: 蒋晓华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3-30

都说老年人怀旧,其实中年人也是。如今时常在伊宁市最繁华的解放路漫步,到处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但总觉得找不到当年那种感觉了,“满街是冲天的白杨”不见了,西大桥没有桥了,垦区商店、绿洲饭店、工人俱乐部这些都不见了,更令我惆怅的是,绿洲影剧院从解放路上消失了。

关于绿洲影剧院,2000年10月出版的《农四师志》里有这样的记载:“1959年,农四师建成绿洲影剧院。建筑物为砖木结构,跨度20米,建筑面积2668平方米,设有1000个座位。建筑物整体和谐,文化气息浓郁,体现了一种造型的美,具有一定的审美价值。”

这部书里还收录了两幅珍贵的史料性很强的照片,一幅是绿洲影剧院的全景照;另一幅是1960年8月,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部长陈毅元帅来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考察,在绿洲影剧院向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四师的各级干部作形势报告时拍摄的。陈毅的到来无疑增添了绿洲影剧院的历史厚重感,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久久地凝视着这两幅照片,以往那些熟悉的画面、难忘的记忆一一展现在眼前,浮现在脑海。

我是在团场的农业连队里长大的,1980年高中毕业参加高考才第一次来到伊宁市,从此便和这座边城结下了不解之缘,几乎每年都要来一两回,直到16年后调来这座城市工作。在全国所有大大小小的城市中,没有比伊宁更令我动感情的,连着筋,连着骨,连着血液和生命。

记得第一次来伊宁,绿洲影剧院便给我以震撼。

那时伊宁市的最高建筑是市中心花园旁边的邮电局大楼,人称“电报大楼”,也不过只有四层。最雄壮、最瑰丽的还是绿洲影剧院,这在苏联电影中才能欣赏到的建筑居然在我的家乡就有,而且一点也不逊色!我抚摸着苏式的高大粗壮的廊柱,仿佛听到波罗的海舰队阿芙乐尔号军舰一声炮响,看见列宁麾下的工人赤卫队队员和革命的水兵呼喊着“乌拉”杀将进来……好的建筑就是鲜活的历史啊,能给人带来想象的翅膀、闪转腾挪的空间。

上个世纪80年代,那是电影的黄金时代。我订阅了整整10年的《大众电影》,对当年大小明星的各种轶事十分熟悉。而在伊宁市看电影的最佳场所当然是绿洲影剧院了。绿洲影剧院楼上楼下皆可以观赏电影,楼上是雅座,当然票价在当时看来也是相当昂贵。那时谈恋爱的主要活动方式就是看电影,第一次“开场白”肯定是要在绿洲影剧院进行的,这是档次,否则前景相当不看好。实不相瞒,我和妻子即当年尚未转正的女朋友第一场电影就是在这里看的,从此俩人恩恩爱爱和和睦睦,绿洲影剧院功不可没。

那时每次到伊宁,电影必看,看电影必到绿洲影剧院。那是一种感觉,那是一种感情,那是一种依恋,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电影、建筑,边城、多民族聚居,兵团、地方,凡此种种交汇在一起,形成了绿洲影剧院独有的魅力。学者说这叫做“文化”,是一种多元文化碰撞交融的结果。老百姓怎么说呢?

老百姓不大善于归纳总结,把一切都上升为理论,他们就觉得,这里有味道,这里才有“家”的感觉,这里才像伊犁!

绿洲影剧院的功能当然不仅局限于放映电影。

从它建成之日起,就是伊宁市最著名的演出剧场。

当年在伊犁首屈一指的四师猛进剧团把大本营扎在了这里,鲍国安、叶惠贤经常在绿洲影剧院的舞台上出演话剧和相声。鲍国安后来在电影《鸦片战争》中饰演林则徐,在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中饰演曹操,在众多反腐倡廉题材电视剧中饰演我党高级领导干部,成为影视界一代名流。叶惠贤当年就在绿洲影剧院主持节目,后来一直主持到上海东方电视台,1994年荣获全国电视节目主持人“金话筒”奖。鲍国安曾回忆说:“没有那段生活,我是考不上中央戏剧学院的。”当然这里的舞台在“文革”时期也上演过八个“革命样板戏”,叶惠贤就出演过《沙家浜》里的男一号郭建光。1976年8月,由著名杂技表演艺术家夏菊花率领的武汉杂技团随武汉市慰问团慰问武汉支边青年,曾在这里作过精彩的演出。四师自上世纪50年代末之后的历届党代会和一些重要会议都在这里召开。1999年9月28日,四师在这里举行了建师45周年庆祝大会。绿洲影剧院见证着这一切,见证着历史的辉煌。

时光进入21世纪,2000年3月29日上午,一次决定绿洲影剧院最终归宿的办公会议召开了。与会者认真讨论研究,形成一致意见,在这里我将当时形成的会议纪要主要内容摘录如下:“师职工文化中心下属的绿洲影剧院建于1959年,为砖木结构。建成后曾为繁荣伊宁市广大市民的文化生活、扩大四师的声誉和影响发挥了较大作用,但由于40年来长久失修,已成为危房,消防部门多次勒令停业,小修小补已无济于事,经济效益低,社会效益也今非昔比,已无法再经营下去,决定予以拆除,在原址新建绿洲大厦。”

于是,解放路上历史上曾经最亮丽的一道风景消失了。作为绿洲影剧院“继承人”的绿洲大厦,怎样也无法展现出自己的风采,作为毫无个性的建筑物,淹没在解放路乃至伊宁市众多毫无特色的筑物里了。而绿洲影剧院是难以复制的,是无法克隆的,是伊宁市历史上的唯一,是伊宁市人、伊犁人心中永远的唯一。在这里,我们不能说当年的决策是失误的,很多事往往要经过若干年或是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看得清楚。只是现在看来,当年除了拆除之外或许还能找到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譬如说最起码把绿洲影剧院的门厅保留下来,今天看来绝对是个绝佳的旅游景点,留影胜地。

诗人亚楠很伤感地叹息:“白杨不再是这座城市的象征。”只有在伊犁河路我们还能感受到当年“掩映在白杨深处的城”的样子。绿洲影剧院也不再是解放路的象征。一切都过去了,让我们把该记住的都永远记住,永远留在记忆的最深处。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徐彤彤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