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冬 眠

作者: 蒋晓华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4-12

其实

父亲母亲都没有长眠

团场那么多的叔叔阿姨也是

他们只是冬眠了

在一个叫做“十二连”的地方


不信

等开春

等雪化了

等拖拉机开始犁地的时候

等到清明节

我们去看他们

他们都会醒来


多么像

八连旱田山上的四爪陆龟

也冬眠

浑身都是宝


醒来了

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叔叔阿姨

一个个还是穿着黄军装

扎着军用皮带

说我拿铁锹的姿势不对

下回来上坟要带坎土曼

那家伙开荒带劲

浇水堵水口子

两下就解决战斗

铁锹不行

赶不上趟

“大锹牌”还凑合


父亲喝我孝敬的酒

伊力老窖

说是过瘾

比八连大曲味正

当年他在八连卖过这玩意

以此为生

母亲吃着苹果

说吃不出原来的味道了

看来是上了化肥

打了农药

叔叔阿姨七嘴八舌

像是回到了连队的俱乐部

露天里放着《地道战》

一个叔叔学着小丑一样的汤司令

给一个阿姨献着殷勤

“高!实在是高!”


每年清明节

我都要去“十二连”

和冬眠醒来的父亲母亲唠嗑

和一年不见的叔叔阿姨聊天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徐彤彤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