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一垄莜麦

作者: 左世海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4-26

喜堂进屋气呼呼地对爹说:“我今天去南沟播种莜麦,发现二寡妇把咱家的耕地多占去一垄。”

正在炕沿边吸烟的喜堂爹,望着喜堂问:“她家种的啥?”

“和咱家一样,都是莜麦!”喜堂说。

“她家没耕牛,又没壮劳力,难不成是花钱雇人种的?”爹沉思着说。

“雇谁种也不能占咱的地呀,她这样做也太不像话了?”

“算了!乡里乡亲的,一垄地也打不了多少粮食,为这点事和她计较,让人听了还以为咱在欺负人家孤儿寡母,传出去不好听。”爹将烟锅在鞋底上一磕,起身出了院子。

夏日的阳光暖暖地照着。几场雨后,二寡妇和喜堂家的莜麦长势喜人。

“今年收成又错不了?”爹对喜堂说。

“嗯!”喜堂嘴上应着,眼睛却盯着被二寡妇占去的那一垄莜麦地,心里隐隐作痛。

转眼到了秋后,喜堂和爹一起去收割种在南沟的莜麦。到了地里,他们发现二寡妇的莜麦已经收割完毕。

“这二寡妇,多种了人家一垄地,啥都不说,过两天我得找她说说理去!”喜堂嘟哝着,心里的疙瘩就是解不开。

傍晚,从田里回来的喜堂和爹正吃晚饭。二寡妇背着半袋莜麦进来了。

“你这是?”喜堂和爹愣了。

“都怪我没和你们打招呼。”二寡妇笑着说,“春天播种时,我正好剩下一些莜麦种子,拿回来喂鸡吧,因种子拌过药,鸡不能吃。把种子扔了又觉得可惜,就只好占用了你家一垄地,把剩余的种子播下去了。这是那垄地打下的莜麦,我给你们背来了,呵呵!”

“这!”喜堂听后,脸一下红到了脖颈。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徐彤彤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