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要闻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月儿弯弯 星光闪闪

作者: 张光辉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5-14

“月儿弯弯,星光闪闪,我们都是儿童团员,站岗放哨,又搞生产,长大之后就上前线……”

这首儿歌是丛本花小时候在山东解放区唱的,那时她在儿童团,后来又是青年民兵。

她相信人的一生是有“伏笔”的,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从小看大”。在她长到20岁时,果然来了“上前线”的通知——参加解放军到新疆去。新疆真是“前线”,比她歌里的“前线”要远得多。但当时她对从家乡到新疆的地理上的距离并没多少概念,只知道新疆在“天边边”。

走的那天晚上,丛本花在自家的院里抬头看了看夜空,就如歌里唱的一模一样——月儿弯弯,星光闪闪。那一刻她强忍着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和家人说了声“我走了”,就头也不回地向集合地走去。一家人的哭声从院里传出来,像条绳子拽着她,她的心软了。“长大之后就上前线”,自打参加儿童团那天起,不就等着“长大之后就上前线”这一天吗?想到这,她挺起胸脯向前走去。

月儿弯弯时离开家,40多天后的农历八月十五那天到了迪化(今乌鲁木齐)。丛本花所在的中队分到新疆军区工兵二团,驻地在水磨沟一带。漂亮的营房,崭新的被褥,白面馒头随便吃,比她想象的“前线”好多了。由于处处都感到新鲜,营房里不断传出姑娘们的笑声和歌声。她们唱的最多的就是那首《月儿弯弯》。同车来的女兵都是在山东解放区长大的,人人会唱。男兵们伸长了耳朵听,说山东女兵觉悟高呀,从小就站岗放哨搞生产,长大还要上前线。可几天后,姑娘们的笑声、歌声没了,营房里传出嘤嘤的哭声,她们想家,想家乡的大葱。

迪化不是前线。

新疆军区要在梧桐窝子建一个八一农场(现六师一○二团)。营房驻地一连好几天晚上在放苏联电影《集体农庄》《女拖拉机手》等,女兵看后好生羡慕,纷纷报名去前线梧桐窝子建八一农场,当一名女拖拉机手。

前线梧桐窝子的夜晚虽然也是月儿弯弯,星光闪闪,但夜空下是茫茫荒原,没有一间屋。拓荒人就地取材,在地上挖个长方形的坑,上面搭上梧桐树枝,再盖些土。有些地方土没盖严实,还能看到弯弯的月儿和闪闪的星星。

梧桐窝子的条件艰苦,但人们开荒热情高涨。热火朝天、战天斗地、红旗招展、歌声嘹亮是最能表现当时情景的关键词。开荒人先是以班为单位住集体宿舍,渐渐地,不断有女兵从集体宿舍搬到“鸟窝”里,因与大地窝子相比,那就是个像鸟窝一般小的地窝子,因此得名。山东女兵比湖南女兵来得晚,所以部队营团一级的干部先找了湖南女兵。剩下的就是连排级干部,当然大多还是老兵。组织上为丛本花介绍的是大她9岁的刘景先,“九二五”起义的老兵。结婚那天晚上,一轮明月悬挂在梧桐窝子上空,明晃晃的月光水波般泻进“鸟窝”。

在梧桐窝子的10年,丛本花一连生了3个孩子。记得生下老大没几天的一个夜晚,丛本花听到“鸟窝”外有孩子的哭声。丛本花问丈夫屋外咋有孩子的哭声?丈夫听了听后说哪有孩子哭声,你是听自己孩子的哭声听多了,是幻觉。丛本花又听了听肯定地说:“是孩子,和咱的孩子哭声一样,声音细得像小猫。”丈夫推开门,看到月光下有一只柳条筐子,筐子里放着什么东西,裹得严严实实。

这时,夜空月儿弯弯,星光闪闪。

刘景先将筐子提回家,打开一看果然是个婴儿,也是才出生不久,是个男孩。丛本花问:“外面没人?”丈夫说:“四处都看了,没人。一定是外地老乡的孩子,养不起,听说我们家才生了孩子就送过来了。”

“送来了,咱就养着。”从此以后,丛本花每次奶孩子总是慌得手忙脚乱,因为你喂这个孩子时,那个孩子就拼命地哭,一个人的奶水哪够两个孩子吃呀。没办法,刘景先就托人到迪化买苏联进口的奶粉。

八一农场有个技术员因老婆不能生孩子,想要这个孩子,就与丛本花商量。丛本花不同意,说既然孩子的父母将孩子送到我家门口,就说明他们是将孩子托付给了我们,我不能擅自将孩子再送给你。再说,孩子不是个物件,可以送来送去的。其实丈夫刘景先也有意将这个孩子送给技术员,他心疼媳妇,孩子满月后她就得上班,再抚养两个孩子,能受得了吗?

丛本花确实累,有一次下班后,连里召开大会,指导员让她上台发言,她腿软得直打颤。发言后,她走不下来了,是指导员把她扶到台下的。指导员说:“你都累得这样了,咋能养两个孩子?”回到家,只见铺上只有自己的一个孩子,丛本花大声问丈夫那个孩子去哪儿了。丈夫说:“技术员抱走了,我同意,连领导也同意,说我们是一个大家庭,孩子都是革命后代,抚养后代是大家的共同责任。”丛本花心里也明白大家是为她着想,只是心里像割了块肉似的。她抱起自己的孩子哭着说:“从今往后,你可没伴了。”

说没伴,伴就来了。在丛本花的人生中,这又是一个“伏笔”。

几年后,丛本花在工地上看到一个小男孩,那小男孩只是哭,问他家在哪也说不清。后来,丛本花只好把小男孩领回来。这一养就是一年。那些年口粮本来就紧张,粮食不够吃,丛本花就拔野菜吃。她对丈夫说:“我俩每天省一口就够小孩吃的了。”一天,小男孩的父母打听到孩子的下落,来到八一农场。一看孩子长高了,壮壮实实的,当即就跪下给丛本花两口子磕头。丛本花赶忙将其扶起来,直说我们解放军不兴这个。

八一农场建成了,一块块条田方方正正,就像棋盘;一排排营房排列有序,就像一列列火车的车厢;湛蓝的八一水库四四方方,就像姑娘的蓝头巾。人们奔走相告:最新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上有了“八一农场”。丛本花对丈夫说:“我们终于实现了戈壁滩上建花园的理想。这是我们的家呀。”

月儿弯弯,星光闪闪。

有一天夜里,丈夫很晚才踏着月色回到家。丛本花看到丈夫脸色凝重,就问:“出什么事了?”丈夫回答道:“伊犁和塔城的边民在外国势力的挑唆下,大量外逃。兵团组织工作队,到边民外逃的地方代耕、代牧、代管。我是老兵,有军事经验,我报了名。三天后就出发。”

丛本花的心一下揪了起来,就像真的要打仗似的。但她在心里迅速作出决定,丈夫走到哪,她和孩子也要跟到哪。就对丈夫说:“我和孩子一起去。”

那天夜里,两口子没眨一下眼,他们说了一夜的话。

“这次是真要离开梧桐窝子这个家了。”

“真舍不得呀。”

“我们真要上前线了?”

“是的,那里是最前线,是边境线。”

“要打仗吗?”

“那里是前线,随时都有可能打仗。”

“我不怕,我和你一起打仗。”

“你看好孩子就行了,打仗是我们男人的事。”

“兵团不分男女,开荒种地我们和你们男人一样,打仗为什么就分男女了呢?”

……屋外月儿弯弯,星光闪闪。

从此,乌拉斯台这个地方又成了丛本花的新家。这个新家当时就安在一个羊圈里,围墙的上面搭上芦苇,再盖上土。围墙内用床单分割成若干个“房间”,一个羊圈可安下十几家。

这里是真正的“前线”了,农场在高处修起瞭望塔。那个冬天,农场召开了党代会,丛本花是党员,参加了会议。会上提出战斗口号:“刀山敢上,火海敢下,艰苦奋斗建农场,头年要打丰收仗。”

乌拉斯台系蒙古语,意为“河边杨树”。先是工作队队员来到这里,执行“三代”任务,后来又有大批的军垦战士和内地转业官兵来到这里。一个人就是一棵白杨树,一千个人就是一千棵白杨树,乌拉斯台成了屯垦戍边的白杨林。

丛本花这个在梧桐窝子就入党的人,在乌拉斯台这块肥沃的土地上,犹如一棵白杨树茁壮成长,先后担任过班长、排长,副连长、连长。她和战友们一道建设乌拉斯台。在这里,种地已不仅仅是打粮,而是在乌拉斯台这块土地上烙上中国的标记。所以说,种地就是战斗,就是捍卫祖国的领土。

“要让对面的人看到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种地。”这是丛本花当连长后常在会上说的一句话。

冬天,田野里白雪皑皑,丛本花带领民兵在地里军事训练,龙腾虎跃,喊声震天;春天,一辆辆东方红拖拉机开进地里,机声隆隆,驰骋耕耘,田野里蒸腾着湿润的雾气,散发着泥土的清香;紧接着,翻起的土地被耙平了,播进了麦种;不几天,黑色的土地泛青了,毛茸茸的;夏天,麦苗由墨绿变为金黄。

这就是丛本花带领连队职工在土地上打上的中国烙印,描绘出的中国颜色。

当然,这一切来之不易。

有一年,小麦地刚刚泛青,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从天而降。人们顾不得倾泻的冰雹,只往地里跑。看到地里不见了麦苗,铺了一地的冰雹时,失声痛哭。夜里,连队召开动员大会,丛本花在会上高声喊道:“不能让对面的人看我们的笑话,中国人是打不垮的。”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小麦种子又播进了土地,又打上了中国烙印。

除了天灾,还有人祸。

每年的麦收就是最紧张的战斗,相邻的几个团场,曾组织民兵腰间捆上手榴弹去收割麦子。对面的军人开着坦克来威慑,有时还出动直升机来恫吓。乌拉斯台虽然没出现过这种险情,但军情难料,得打有准备之仗。每年夏收时,刘景先这个老兵都要带着民兵排全副武装保护夏收,他们也是腰间捆着手榴弹,全自动步枪、机枪和火箭筒就架在地头。“快收,快运,快储藏”是当时的口号,也是战斗任务。有一年夏收,丛本花四天三夜没合眼,奔波在小麦地里,等小麦全收割运回后,她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了。

小麦归仓后,就意味着保卫祖国胜利果实的战斗结束了。这时,家家都要用新麦子做顿好饭,算是对从春播到夏收辛苦的犒劳吧。有一次师领导来到丛本花家,看到三个孩子狼吞虎咽地吃拉条子,那个领导就问最小的儿子香不香?小儿子顾不得抬头,说香。师领导接着问,怎么个香呀。小儿子说,哎呀,我都没嚼就咽下去了。引得师领导大笑起来。

丛本花在乌拉斯台种了22年的地,守卫了22年国土,这块国土上有她的脚印,手印,有她的汗水和泪水。让她最欣慰的是,土地年年播种收割,年年打上了中国的烙印,没有丢失一寸。

从小就唱“长大之后上前线”的丛本花,真的在兵团这个前线战斗了一辈子。

2008年,丛本花高票当选兵团十大戈壁母亲,在颁奖仪式上,她唱起了那首儿歌:

“月儿弯弯,星光闪闪,我们都是儿童团员,站岗放哨,又搞生产,长大之后就上前线……”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徐彤彤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