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母亲的哲学

作者: 王东江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5-25

有一年夏天,大旱,农作物在炎炎烈日下煎熬。半枯半焦的惨景,让每个农人的心像在沸水中蒸煮。

忍受这种蒸煮的,自然也有我那世代务农的父亲。

旱情持续。水,成了庄稼保命的血液,也成了农人们争抢的救星。

这种时候,发扬风格舍己为人的活雷锋自然值得称道,个人顾个人抢米下锅的自私行为也不足以痛斥。

人类自走出森林解下遮羞的树叶裹上衣服蔽体开始,私心就已潜移默化到筋骨血脉。无可厚非,家里有劳动力有机械的捷足先登抢水浇地,没条件又创造不出条件的家庭,只能躲到一边干跺脚偷抹泪。村里仅有的几眼机井,也由于地下水的过度开采,出水量抵不过顽童撒尿。

那时,父亲患有严重的腰肌劳损,背弓得像一孔窑洞,走起路来像负重爬坡的老牛,别说去抢水,就是把水摆在我家地沿上,父亲也没有扒开垅坝、让水流到地里去的力气。

有一天父亲从外面回来,满脸的愁云能拧出水来,叹息声砸得一家人心里针扎般痛。我和姐姐尚小,无力分担父亲的忧愁,只能躲在墙角默不作声。

这时的母亲成了一枚定海神针,她的一言一行左右着家里的潮起潮落。虽然母亲的心里也在翻波涌浪,可她一脸的风平浪静。她的手里不但捧着一家人的一日三餐,同时也紧紧握着这个松散的家。只要母亲一松手,我们立马会有一种滑落坠地摔伤或摔碎的危机。

“有什么可怕的。”母亲的语气低缓,却很沉稳,就像她平时稳健的脚步,“阴天饿不死瞎家雀。云彩过后,天不是更晴朗吗?”我那举起扁担就读“一”、没有迈进一次学堂门的母亲,话说得虽然有点“陈旧”,却一针见血,饱含生活的哲学,起到压住阵脚、稳定军心的作用。我们家阴云密布的天空,总算裂开一道缝隙并透出一丝光亮。那时,我觉得母亲不仅像个善解人意的哲人,更像一位临阵不乱、运筹帷幄的将军。

果然不出母亲所料,那年,我家的玉米由于没浇上水而绝产了,天降甘霖后补种了花生,获得空前丰收,效益比别人的玉米多了一倍,除去吃饭穿衣的日常用度,剩余的钱还基本治愈了父亲的腰痛病……多年以后,每当我面对得失耿耿于怀、一筹莫展时,一想起母亲那些关于生活的哲学,便心境坦然,柳暗花明,犹如进入一种全新的人生境界。这不是唯心和宿命,而是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她教给我们无论面对怎样的困境都要乐观向上,平衡心态,不被一时一事的困扰所左右。“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古人尚且如此达观,我们又何必庸人自扰、杞人忧天呢?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阴云过后,太阳会被擦得更亮!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徐彤彤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