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兵团人

为兵团故事插上音乐的翅膀

作者: 邱海虹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6-11

“沿着远去的马蹄声一路向西,玛纳斯河畔我找到了你,石河子你原本就在苍凉戈壁,可是你如今却在绿茵里……”

“樱桃酸,樱桃甜,下野地有个樱桃园,樱桃好吃树难栽,长在塞外更稀罕……”

连日来,从军垦广场到明珠河畔、世纪公园,石河子市的几大休闲游乐场所反复播放着几首由颜辉作曲,歌颂兵团、歌颂石河子的军垦新歌。悠扬的旋律与朴实的歌词完美结合,令人百听不厌。

颜辉,一位倾心于军垦新歌创作的音乐人,用他喷薄而出的激情歌唱着兵团人的心声,唱出内心对兵团大地的依恋与热爱。

乡愁孕育《牧马姑娘》

1976年,颜辉出生在十师一八七团,岁时他随父母回到山西老家。不论是后来上中学、大学,还是工作,腼腆的颜辉心里始终放不下一个地方--兵团。无论走到哪里,兵团都是刻在颜辉骨子里的乡愁:他忘不了那一望无际像海一样的土地,忘不了小时候在“康拜因”上写作业时看到浩浩荡荡的黄羊群时的雀跃心情,忘不了新疆壮美如画的自然风光……2004年冬,颜辉从武汉音乐学院毕业两年后,前去北京闯荡。曾在大学期间拿到首届上海亚洲音乐节创作特别奖和表演奖的他,幸运地结识了词界泰斗王健老师,并与他合作。

谈起在北京的这10余年,颜辉说:“大部分创作都是一些小情小爱的东西,包括一些民歌都是为歌手量身定做的。为别人写的歌,往往不是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总觉得自己的创作没有根。”

2014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张志民诗百首》,这竟成了颜辉音乐创作的一个转折点。

张志民是我国已故著名诗人,一生出版作品集几十本。他的诗朴实生动,十分生活化,诗作《秋到葡萄沟》曾入选小学课本。张志民的儿子张旗与颜辉相识多年。2014年,《张志民诗百首》出版后,张旗找到颜辉,希望他能给父亲的诗谱曲。

拿到诗集的颜辉回家翻看时,看到目录里的新疆组诗,不由地专注起来。“天连着草,草连着天,天多宽啊草多宽,牧马姑娘草上飞,天头地尾一鞭赶。风吹千顷浪,马奔万里烟,牧马姑娘草原飞,轻似花飘美如雁……”当这首张志民1961年创作于阿勒泰地区的诗歌《牧马姑娘》映入颜辉的眼帘时,那如歌如画的诗句令隐藏在颜辉内心深处的兵团情结又一次涌动起来。这不就是令自己魂牵梦绕的那片土地吗?那里现在什么样?儿时的玩伴可都还好?“这些诗句很朴实,能给人一个无垠的空间感,非常适合谱曲。”回忆起当时创作的初衷,颜辉的眼眸亮了起来。

颜辉很快把吉它弹唱的小样发给了张旗。为了测试歌曲《牧马姑娘》的效果,颜辉特地来到中央美院,弹着吉它唱起了《牧马姑娘》。当时,校园里学生很多,颜辉的歌声很快就吸引了几十名学生围观。没想到的是,当颜辉唱到第二遍时,学生们竟然情不自禁跟着颜辉一起哼唱起来:“马蹄飞,歌声远,水一片啊花一片,撕把彩霞擦擦汗,策马跨天边……”

后来制作歌曲时,颜辉亲自演唱,他和合作伙伴精益求精,不断打磨。歌曲制作完成后,张旗带着播放机来到父亲的墓前,边流着泪边告慰父亲:“爸,您的诗作被谱成曲了。您听听,多好听呀!”

马灯照亮寻根之路

2016年春天,石河子市副市长乐旸到北京出差时认识了颜辉。因为“兵团”这一共同话题,他们彼此都感到很亲切。听说颜辉是作曲家,一直希望石河子在军垦新歌创作上有所突破的乐旸十分兴奋,马上把石河子作者创作的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的歌曲《屯垦爹娘》播放给颜辉听。颜辉也播放了自己的作品《你没有走远》《牧马姑娘》等歌曲。悠扬的旋律响起,鲜明的蒙古族音乐元素将一位勤劳勇敢的牧马姑娘刻画得入木三分。“太走心了!”乐旸彻底被眼前这个小伙子的音乐才华所折服,她力邀颜辉一定到兵团、到石河子走走看看。

2016年6月,颜辉跟随一个考察团来到乌鲁木齐。稍事逗留,他便去了阿勒泰,去生他养他的一八七团看了看。不少父亲过去的同事已故去,许多儿时的玩伴也散落在全国各地,这让心心念念着故土的颜辉心里十分失落。一定要为他们做点什么!颜辉在北京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也写过一段旋律。后来,这段旋律就成了军垦新歌《老街》开头的那段泛音哼唱。

“是否还记得那盏马灯,照亮了黎明前的老街。英雄的父亲啊跳下战马,仗剑扶犁奏响了屯垦的战歌。铭刻着父亲足迹的老街啊,你是一首难忘的老歌……”这首《老街》的歌词是歌曲《屯垦爹娘》的词作者郭黎创作的。当时,才读了歌词前两句,颜辉的眼泪就夺眶而出,因为马灯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记忆。

颜辉说,小时候,马灯是家里的镇宅之宝。一八七团在边防线上,责任重大,父亲经常在天黑之后提着马灯去巡逻,他对马灯的感情特别深。所以,当看到“马灯”两个字时,那些熟悉的记忆猛烈撞击着他的心灵。

在石河子市,颜辉参观了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一件件珍贵的文物藏品又一次震撼着他。之后,颜辉又一次回到了北屯。此次故地重游,颜辉代表父母亲到他们当年的一些老战友、老同事的墓地去悼念。

一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就是要为父辈写一首歌,为兵团的孩子写一首歌。

坐在从北屯开往石河子的火车上,回想着几天来的所见所闻,颜辉又一次把《老街》的歌词拿了出来。那段在北京就写好的泛音哼唱又在脑海里回响起来。对,就用这一段音乐作为引子,表达对逝去的老一代军垦人的缅怀之情。之后,伴随着火车行进时“哐当哐当”的节奏,一个个美丽的音符飞进了颜辉的脑海。军垦新歌《老街》的初稿就这样在火车上完成了。

下了火车,颜辉再次踏上了石河子的土地。这一次,他参观了老街、驼铃梦坡、桃园景区、军垦第一连,感受石河子的昨天与今天,感受军垦人创造的人间奇迹。在老街,人们找来了一把吉它,颜辉弹唱完《老街》后,许多人流泪了!石河子老街铭刻着兵团人的乡愁,这首略带忧伤却又充满激情的歌曲,触碰到人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怎不叫人泪湿眼眶!

英雄故里再燃激情

在演唱、制作完《老街》这首歌后,颜辉回到了北京,他觉得自己完成了一桩心愿,挺知足的。可是,待了一段时间,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种空洞的状态,就像一叶没根的浮萍,不知道该写什么,也不知道怎么下笔。是继续随波逐流,还是到真正需要自己的地方去,写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干一番事业?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颜辉决定放下北京的一切,回到石河子。后来,他在石河子注册了自己的音乐传播公司,把石河子当作自己潜心创作的基地。

如果说儿时的记忆决定了颜辉的思念情愫,那么现如今他对兵团那份情感已升华为对屯垦戍边事业和老一辈军垦人的崇敬之情,转化为对军垦新一代传承兵团精神的动力之源,催生出一首首动听的军垦新歌。

仅一年多时间,颜辉就谱写出《古尔班通古特的夜》《下野地樱桃园》《石河子,英雄的故里》《石河子,我美丽的家》等以石河子的风物为素材的本土歌曲。

2017年6月2日,《军垦新歌》(第一辑)全面上线媒体见面会在石河子举行。《老街》《古尔班通古特的夜》等几首歌曲在现场播放,到会的许多老同志边听边流泪。他们说:“军垦歌曲能够这样唱,唱得这么动情,我们觉得这一辈子的奋斗是值得的。”

曾在新疆生活工作30余年的中国文联党组书记李屹听了《石河子,英雄的故里》这首歌后,评价道:“这首歌是懂兵团爱兵团的人写的,非常难得。”

2017年9月,《老街》《下野地樱桃园》获得了兵团第八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我成立音乐传播公司,就是要建立一个平台,把全国的歌曲创作精英吸引到兵团来,用大家的智慧群策群力为兵团而歌。创作军垦新歌是我主要的奋斗目标,我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兵团、了解兵团精神、学习兵团精神。”颜辉说,“我深爱的土地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创作平台,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这是很难得的。

能够真实地去创作,在最富有创作激情的年龄阶段能有这样的机遇,我觉得非常幸运。兵团这片热土,一定会为我的音乐插上翱翔的翅膀!”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