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烛火

作者: 梁雨彤 来源: 兵团网 日期: 2018-06-13

近日听电台读了龙应台的文章——《胭脂》。文章不长,只记了龙应台回家看母亲,离别前母女间的胭脂游戏。听完,却没有照例删去音频——因为泪水不受控制地滑下,和耳机传来的文章结尾一起,落进耳朵里,融进心间。

我平躺着,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却又不得不多次收拾被泪水沾湿的耳机。蓦地,想起之前思考过的莫名的念头: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渐行渐远,最终走进坟墓,会是什么感受?之前以为这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而今,龙应台的文章在我耳畔徘徊,我才恍然大悟:这个看似有些戏剧的念头,原来在大多数人身上都要或已经发生。

我与我的父母,终究也会是这个结局吧。

但绝不是一味的悲戚,龙应台的文字始终有温度。她可以写:“‘明天——明天我要走了,要上班。’她有点茫然:‘要走啊。怎么要走啊。那——我怎么办?我也要走呀。’”她也可以写:“‘你看,’我搂着她,面对着大镜,‘冬英多漂亮啊。’她惊讶,‘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是你的女儿嘛。’”我环抱着她瘦弱的肩膀,对着镜子里的人,说,“妈,你看你多漂亮。我明天要走喔,要上班,不能不去的——但马上会回来看你。”

那是烛,闪耀着暖黄色火苗一般温暖的文字。只宁我再有感触,终究是想象,终究未曾经历过这般痛苦。因此我顿笔,开始写“火”。

并不是无缘无故想到火。听完《胭脂》后,打开评价,一些低俗的攻击龙应台的文字出现,我有些无奈,却由此想起遗忘许久的《野火集》。

《野火集》是龙应台抨击台湾时弊的各类文章的集合,大多发表于一九八几年。可每次在阅读的时候,却总是忘记这文章是写台湾的,是一九八几年的。我每每都认为龙应台就是在大陆,这文章就是今早才登的。

每篇文章,都是一支火苗,《野火集》对我仿佛一把明亮的火炬,让我在混混噩噩中,能发现一些本质的东西。虽然我还不能,也不会燃烧,但她的确在我的心中种下了一支火种,可以随时苏醒。

评论家给她很多称号,好听的、不好听的。对我而言,每次阅读她的文字,对她多一些认识后,我发现,龙应台的文章是烛火。它既有烛的温暖,又不失火的猛烈,可暖心,亦可燎原。至少她教会我,无论别人怎么评价龙应台和她的文章,我仍会用我的眼光来判断。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