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简洁质朴的魅力

作者: 蒋晓华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6-21

明代后期散文家归有光的《项脊轩志》,我中学时就读过,大学里又读,后来在中学当老师时边教边读,都能背下来了,但感受不算深刻。那时年轻,多半喜欢“花里胡哨”的文章,对这类表面极其平淡的文字,不是很入眼。

人到中年,书读过了盈尺,路也走了不算短,回首咀嚼,竟然发现真正值得珍视的多是些平平淡淡的朋友,真正记得住的文字一律朴实无华。晚上闲来无事,随手去书架上取本书来瞧,是朱东润先生主编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下编第一册,信手翻翻,首先映入眼帘的居然就是这篇《项脊轩志》。不由得一路看下去,文字竟然是如此沁人心脾。不到一千字的文言文,读来全无语言障碍,反复吟诵,反复品味,顿觉有了前所未有的心境。

这篇文章,现在我们归类为抒情散文。其实,作者当时创作它,应该不会有什么文体的考虑。情真意切的文章都是“流”出来的,作者往往用他最擅长的那种文学样式来表达。归有光是随情所至。“项脊轩,旧南阁子也”“积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他就是这样娓娓道来,用简洁质朴的文字叙述项脊轩的内外环境及其前后的变化。

写亲人生前对自己的关切,归有光多用白描,多写人物的言行,多展示细节。“妪每谓余曰:‘某所,而母立于兹’,妪又曰:‘汝姊在吾怀,呱呱而泣。娘以指叩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吾板外相为应答”“一日,大母过余曰:‘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比去,以手阖门,自语曰:‘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顷之,持一象笏至,曰:‘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寥寥数语,写了自己的乳母、母亲和祖母,对儿女嘘寒问暖,对孙儿读书的期待,像是一幅幅在每个家庭里都会出现的温馨画面,使人感受到亲情的温暖,早已为人父、父母也已相继过世的我体会尤为强烈。没有深刻的体验,没有饱满的情感,没有节制的功夫,绝对“流”不出这样的文字。

更感人的还有归有光追思亡妻的文字。“后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这些简洁质朴的叙述语言背后,承载了作者怎样的情感?读到这里,我想起了苏轼那首著名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语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我以为,《项脊轩志》和苏轼的这首词,都是悼念亡妻的千古绝唱。苏轼在无意中渲染,归有光在有意中克制,都力透纸背,抒发出强烈的人间真情。

文言文是白话文的源头,要学好白话文,阅读一定数量的文言文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基础性工作。况且那历经数百年乃至上千年淘洗出来的名篇,文字,思想、情感都是滋润我们心灵必不可少的清泉。尤其是爱好文学的朋友,静下心来,多多揣摩,定然大为受益。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