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一家亲

心与心在一起——十四师皮山农场民族团结记事

作者: 驻十四师记者站 常涛 通讯员 牛俊侠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6-21

untitled

宋艳(左)在看望吐迪罕·买买提老人时,虽然吐迪罕·买买提老人说不了话,但是紧紧握着宋艳的手以示回应,这让宋艳很感动(摄于5月20日)。 李娟 摄


5月的和田市草木葱茏。西出和田市180公里后右转,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记者来到了十四师皮山农场。

天空湛蓝,行走在皮山农场,极目远眺是巍峨的喀喇昆仑山。它像一座天然的屏障,伫立在祖国的西北边陲。

60多年来,5万多名农场儿女,守望相助、携手相依,用最诚挚的情感守护这片土地,维护边疆稳定;和周边乡镇的群众常来常往,共同唱响民族团结之歌。

人是这样聚在一起的

“你好。”5月17日,当我们的汽车停靠在“艾合买提·阿吾提医院”门口时,一位国家通用语言讲得流利、身穿白大褂的维吾尔族老人,笑容可掬地向我们问好。他就是艾合买提·阿吾提院长。

采访中记者发现,不管艾合买提·阿吾提走到哪个诊室,都有汉族职工群众迎上来与他握手寒暄,神态话语间满是亲热。

走到11岁的患者杨安慧身边,艾合买提·阿吾提关切地询问她的病情:“我再给你检查一下,手按肚子的这里还疼不疼?”

“谢谢爷爷,昨天下午就不是很疼了,今天我感觉好多了!”杨安慧说道。

每天一上班,艾合买提·阿吾提就会去每个病房查房,仔细询问患者的病情。虽说是院长,但艾合买提·阿吾提还会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深入连队宣讲、参加民兵训练、参加抗震救灾……只要能帮上忙的事,艾合买提·阿吾提都会尽自己的努力。

艾合买提·阿吾提曾担任皮山农场医院党支部书记、副院长兼场卫生监督所所长,退休后,他于2011年6月开办了现在的“艾合买提·阿吾提医院”

“现在看病方便多了,只要不是大病,我都会在这里诊疗。不仅因为艾合买提·阿吾提院长医术高,更因为他医者仁心,让我感到很温暖。”皮山农场七连患者林茂生说。

“皮山农场建设工地离医院很远,我就安排自己诊所的医疗服务车免费接送病人,尽可能地为他们减免费用。”艾合买提·阿吾提说,医院成立以来,共为施工工人们进行了521次义诊。

2013年4月20日,四川芦山县发生级地震,艾合买提·阿吾提动员退休老干部为灾区爱心捐款4000元;2013年7月日,甘肃岷县、漳县交界发生6.6级地震,艾合买提·阿吾提及时把价值1万余元的药品送往灾区;2014年2月12日,新疆于田县发生7.3级地震,艾合买提·阿吾提带领3名医务人员驱车几百公里前往灾区,参与抗震救灾和抢救伤员工作……

“我从不觉得我做的这些事有什么值得称颂的,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56个民族是一家,我们各族兄弟姐妹应该在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中手足相亲、守望相助、团结和睦、共同发展。”艾合买提·阿吾提说。

手是这样牵到一起的

5月20日,皮山农场八连职工宋艳又去看望她的维吾尔族妈妈--吐迪罕·买买提老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吐迪罕·买买提老人气色越来越好,手脚也都能稍稍活动了,宋艳悬了一个多月的心总算放下了。

4月初的一天夜里,宋艳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敲门的是吐迪罕·买买提老人的女婿买买提·热合买提。买买提·热合买提焦急地告诉宋艳,吐迪罕·买买提晕倒了,他们一家人都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宋艳一边让买买提·热合买提赶紧给医院打电话,一边和丈夫宋爱中带着家里仅有的1万元积蓄赶往吐迪罕·买买提老人家。

后来,经医院诊断,吐迪罕·买买提老人因患脑溢血导致半身瘫痪。吐迪罕·买买提老人在医院接受了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就被家人接回家中静养,定期去医院复查。从那之后,宋艳夫妇就经常去吐迪罕·买买提老人家看望她,又是给老人带营养品,又是给老人按摩。

“2014年3月,我和丈夫从河南老家来到皮山农场,刚来,人生地不熟,吐迪罕·买买提老人就像妈妈一样待我:冬天,她怕我们不习惯新疆的寒冷,就把新纺的棉花被子送到我的家里,对我嘘寒问暖。现在,看到她虚弱的身体,想到了我自己的妈妈病重的样子,真是心如刀割。我每天都在祈祷我的维吾尔族妈妈能快点好起来。”宋艳说。

一提到宋艳,买买提·热合买提这个高壮的维吾尔族汉子突然哽咽了。他眼中噙满泪水,感激地说:“是宋大姐在我们家陷入困境的时候,不求回报地帮助我们。她的恩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心是这样融到一起的

“咱们今天画画好不好?”

“好。”

……

很多个课后或者周末,何淑英都会教正在上学的玉苏普·阿迪力画画或者唱歌,有时候,望着眼前这个瘦小、黝黑的维吾尔族小男孩,她总是流露出别样的温柔。尽管彼此没有血缘关系,但她对待玉苏普·阿迪力如亲弟弟一般,无微不至地照顾。

何淑英是2013年大学毕业后,作为西部计划志愿者来到皮山农场的。生活工作一年后,在皮山农场有了自己的朋友、事业和“亲戚”。

“初见玉苏普·阿迪力,他特别瘦,皮肤很黑,但笑起来特别可爱。”何淑英回忆说。

随后,何淑英主动承担起了辅导玉苏普·阿迪力功课、照顾他生活的责任。每天放学后,玉苏普·阿迪力会先到何淑英的住处,写作业、玩耍、吃饭,久而久之,原来拘谨胆怯的他慢慢变得开朗起来,学习也有了进步。

在玉苏普·阿迪力眼中,何淑英姐姐温柔、贴心,他从心底里喜欢这个汉族姐姐。

有一天,何淑英像往常一样到玉苏普·阿迪力的家中看他。一进门,玉苏普·阿迪力拿出一个雪糕递给何淑英,低着头小声说:

“姐姐,送给你。”

“你为什么要给我送雪糕?”何淑英愣了一下,语气中带着些许责备。

玉苏普·阿迪力没有说话,倒是他的女同学帮腔说,因为他喜欢姐姐。

何淑英接过雪糕,但是脸上并没有露出玉苏普·阿迪力希望看到的笑容,相反,她为玉苏普·阿迪力乱花钱感到生气。何淑英早就听老师们反映玉苏普·阿迪力喜欢买零食,她并不赞同玉苏普·阿迪力这种做法,而是希望玉苏普·阿迪力能够养成节约的好习惯。看到姐姐不领情,玉苏普·阿迪力生气了,感觉受到了伤害。因为,在他的心里,他送上的不是雪糕,而是对姐姐的喜欢和爱。

“要获得孩子的信任,就必须全然无私地去爱和照顾。”何淑英后来反思。或许,正是这样的误会,让何淑英更加努力地想要走进玉苏普·阿迪力的内心深处。对于何淑英来说,如果不能让玉苏普·阿迪力的身心健康成长,那么,所有的关心又有什么意义?

于是,一有时间,何淑英就向学校有经验的老师请教如何与孩子相处的问题,慢慢摸索和学习,尽可能地重新获得玉苏普·阿迪力的信任。

2014年,何淑英志愿服务结束,按照规定,她可以回到城市生活,开始新的人生旅程。让人意外的是,何淑英留了下来,这一留,她就真正在农场扎了根、成了家。她说,留下来的原因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想陪玉苏普·阿迪力成长。何淑英说:“爱他就要陪伴他,我愿一直陪伴着这个弟弟。”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