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阿拉尔的夏

作者: 许新杰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7-02

南方的人到北方来,总是嫌北方太干燥。而北方的人到南方去,又不习惯那里太过潮湿。而湿润地域滋润皮肤滋生美女这是不变的事实。要不怎么总说江南美女呢?我总悲哀地想起,十年前一位60岁的江南老太,问只30岁出头的我:你是不是该退休了呢?我莫名地含糊道,嗯,快了。她说,是了,我看你年纪和我差不多。虽然被无端地老了20岁,我还是喜欢我们的大西北。

像那些怕冷的人,如我,夏天的中午小憩也是要盖着棉花被的人而言,阿拉尔真是好地方。夏天在南方呆过,天也热。但那种黏滞闷热的感觉总让人难过,被子潮乎乎的,总觉得像一年没洗澡。再高的气温再薄的衣服洗了,在屋里晾挂一天也别想干。而阿拉尔的热,感觉就像强烈的阳光从天空砸下来,干脆果断,砸得皮肤灼烧般火辣辣的。热汗也出,但很快就蒸发。还是让你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绝没有拖泥带水的黏滞感。而早晚的凉爽,屋里屋外的天壤之别,树荫下和树荫外的凉热不同却很容易让人忘却那种难耐的酷热。尤其在晚上11点后出门,在那种伴着淡淡的花香泥土香的凉爽中散步,惬意得着实让人享受。所以会有“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俗语。这便是阿拉尔的夏天,热便热个火辣奔放,凉便凉个渗透心脾。

说是干燥,这些年雨水也多了些。看那曾经荒滩戈壁上的层层绿色,便知道有水便有生命是大自然给我们的哲理。有时候十天半月连续的暴晒,每个人心里都希望能下点雨。老天也会遂了人的心愿。这一会儿还艳阳高照万里无云,下一秒就电闪雷鸣乌云压城。头顶炸开的响雷就像擂起的战鼓,天空点亮的闪电就像刺人的利剑。然后就是大雨瓢泼而下伴随着狂风。有时恰好行车在路上,就看见两边的树如乱舞的群魔,自己的交通工具仿佛化作一叶扁舟正在无边的水中乘风破浪。还没享受够,却是骤雨初歇,一片晴朗。回头看,或许只是一桥之隔,或许只是三步之遥,却是冰火两重天,丝毫没有雨的影子。真正是个人头上一方天。或许刚才天空那朵雨做的云正跟着我们飘行累了,就去了别处呢。看来是天空正好,云不安分了。其实这就是阿拉尔的夏雨,绝不缠绵悱恻遮遮掩掩欲走还留,来得热烈,去得更利索。有点像北方人直率的性格。

还有风。有玩笑说阿拉尔的风一年刮一次,一次刮一年。内地人到新疆,会对这里的沙尘心有余悸。而地处大漠边缘的阿拉尔,这种感受更直接,更彻底。大风起兮云飞扬,黄沙滚兮盖天地。关窗闭户也挡不住尘埃的见缝插针。满屋子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沙土味道。若风沙来时你不幸走在路上,那时双眼基本多余,不仅无法帮你辨别路途反而因沙粒迷眼带来更大不便。头发如魔裙裾乱舞,弓腰曲背步履艰难。所有的抱怨都是自讨苦吃,无一例外地在风中隐形,沙尘暴还你满脸满身的黄沙。那一刻你丝毫不会怀疑自己是走在“聊斋”里,或者如西游记中说头顶飘过一过路的妖怪。这妖怪性情古怪,有时兴风作浪半个钟头就还回个朗朗乾坤惠风和畅,有时三五日才不甘心地偃旗息鼓。阿拉尔的风就用这种直截了当而又狂野不羁的方式告诉我们环境的重要。然而外地人若是咒骂我们阿拉尔的风沙,本地人则会振振有词地反驳:风沙怎么了?刮得死人吗?你看看你们,台风,洪水,泥石流,地震等等,哪个不是要了命的?我们不过刮了点风而已,虽然空气不好,但是比你们的雾霾好得多!对于热爱这片土地的人来说,缺憾也变成一种无与伦比的优越。话虽是这么说,心里也还是嘀咕一句:要是没这沙尘暴,阿拉尔的天气堪称完美啊。幸好这一现象已受关注,环境被治理得越来越好了。

这便是阿拉尔的夏,热辣,狂野,不羁。就像那强壮有力的青年,大步走在前进的路上,风雨无阻,寒暑不休。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