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羊舔石

作者: 谢家贵 来源: 兵团网 日期: 2018-07-17

其实,我再次进入连队做“访惠聚” 工作,是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打算的——用半年或一年的时间去完成一部反映“访惠聚”工作的长篇小说。

进入高原上的连队之后,除了感受到高原的天高地阔、冷清孤独之外,就是关于“访惠聚”工作这部长篇小说在内心深处的纠结与不安。我很焦躁,也很痛苦,我与我的队员早出晚归,走访牧工,风雪无阻。我们踏着近一米深的积雪,去最远处的放牧点查看灾情,我们翻越海拔近5000米的大山去慰问牧工,我们在高原坎坷不平的石子路上,驱车百余公里,去连队的夏草场。连队遭受雪灾之时,我甚至恶狠狠地对队员们说,哪怕我们死了,也要死在去查看灾情的路上。当然,除了我们工作队应尽的职责外,也有这部长篇小说所带给我的一种压力、焦躁。说白了,为了牧工,我得这么做,为了这部长篇小说,我也得这么做。牧工的安危是我们的安危,牧工的快乐是我们的快乐,牧工的幸福也是我们的幸福。我渴望着,通过这些,来完成我的这部小说的创作。小说是体现人民生活及喜怒哀乐的一种东西,必须扎进生活的土壤里。

日子总是留不住的,留住的只是一些关于生活的片断记忆。我在高原上与自己、与牧工、与牧工的羊群纠葛的日子里,似乎找到了一些关于创作的灵感,但还是不完整,不清晰,不明确。

高原在上,我领略了高原的一年四季。沐浴了格外灿烂的阳光,逐渐感悟到高原的慈悲和智慧,及其难以言喻的不寻常的美感,因而将高原视为轮回之中的永远挚爱。写作即见证。我深深地陷入一种幻觉之中,听到我梦寐以求的声音——我近乎迷信地认定,只有高原才能给予我的这种幻觉与这种声音——犹如一束光,自上而下,笼罩肉体。在这里,我更加体会到“人往高处走”的深刻意味,“高处”并不单纯指“社会地位”;高原,代表着“高处”的自然属性——在高处行走,体会到生命的朴素与高贵。

说实话,高原于我只是一个神话,一种梦寐以求的神往。因为“访惠聚” 工作,我才找到了去高原的理由。当然,这只是一种理由,但是,让这种理由成为创作的具体行动,依然是有一定的难度与距离的。我在高原的这些日子,孤独也好,寂寥也罢,但我已经聆到高原上的声音,闻到浓浓的炊烟所散发的奇异香味。

往日的风暴已经止息,霞光堆积在天边,变幻着各种奇异的图像,美得惊人。当高原在我的视野里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我不禁双手合十,为生活工作在高原之上的人们祈祷。

我深深地感觉到高原人的不凡,我身上的血液不停地奔涌。我看到奔走在高原上的人们的身影,看到牛羊走过的蹄迹,看见静卧在大山之巅的坟茔,我的眼睛湿润了。

我在走访时突然发现隐藏在羊圈一角的羊舔石。我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石头,也不知道有这样的石头,其实,这只是一块很普通的含有矿物质的石头,但羊舔着它,会增加身体的钙,让自己强壮结实,增强抵抗风霜雪雨的能力。

当羊群的主人告诉我这些道理的时候,我的眼前犹如佛光闪现,让我惊喜不已。我先前不安的心得到抚慰,我融入了一种生活的芬芳气息里。西藏作家茨仁唯色说,当人在路上,心向光芒,某个注定的秘密,终究将与你不期而遇。

来高原之前,高原是一个极大的诱惑,进入高原时,高原是一个接一个的震撼,我想,当我离开高原后,高原一定又是我无穷无尽的怀想。我的这部长篇小说就以羊舔石作为篇名吧:羊舔石头,补身体之钙;人接地气,补精神之钙。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