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劳道”米粉

作者: 肖启路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7-20

西华大学西门外有一家名叫“劳道粉”的小饭馆,“劳道”在新疆土话中是非常牛的意思;“粉”也就是米粉了。

这所大学中,新疆籍的同学其实不多,所以当听说校外有人开了新疆炒米粉的馆子,定要去尝尝,一是见见老乡,二是支持一下生意。

一来二去,渐渐与开店的一对新疆的情侣熟络起来。偶尔还会和老板打打篮球、闲聊一下新疆各地的风土人情之类的。周围学校的老乡们也经常会光顾这家店。虽然与外校的同学不熟,但遇到,必定是很亲的,无论是喀什的、伊犁的、吐鲁番的、石河子的,大家见面,几句交谈,伴随着熟悉的口音,对比着此时成都与家乡的天气,正在吃米粉的我会恍惚自己到底身处何处。

记不清具体日子了,反正是在2017年的冬天,因为有老乡家中寄来了羊肉,大家决定要搞一次新疆风格的烧烤聚会。所谓的新疆风格,体现在烧烤的食材上,就是新疆羊肉、孜然、馕、辣子等;烤肉过程中一定要用手抓着调料撒,火大了一定会用矿泉水瓶子扎个洞向火上洒,腾飞起来的烟味四处飘散着,喝酒必须喝12度的红乌苏啤酒,吃的喝的,此情此景如同在新疆。

川府雨稠,能浇透课余时间的乡愁。有时的聚会虽然简简单单,却不是闲得无聊。在这里,一群身处他乡为异客的大学生想找到家的味道,因为新疆较内地远,我们在读大学之前很少离开过家,家在我们心里特别重要,家里有爸爸妈妈和我们熟悉的一切。新疆的同学听说有个聚会,能吃上新疆寄来的东西,所以大家就不约而同地来了……

新疆话各地不同,昌吉、塔城、吐鲁番等地的话语中带着皮牙子味,兵团孩子讲的都是普通话。就这样,大家操着家乡的口音说着自己的故事。没喝过酒的我们偶尔会喝口小酒,一杯入口,感觉跨越了维度,仿佛从未离开过新疆。这时候,我忘记了生活给我的不愉快和失落,眼前只有这些朋友们的笑脸就像初升的太阳……

正当我们把这家店完全当作寄托思乡之情的驿站时,开店的情侣却分了手。老乡中很多人有疑问,感觉好好的怎么会分手了,想问个为什么,而我没有。最终当我看见店门口贴出了“转让”的字样时,还是忍不住发了一条语音给老板:“你们在搞什么?”他用低沉的语音回了我一句:“该分手了,店也不想开了。”我本来想说一大堆:店的生意这么好,可惜了!要三思啊!这种讲大道理的话,可是最后我还是只回了一句:“不后悔就行!”那边还是发了一句语音:“有机会再聚!”

之前他们分过一次手,最后还是重归于好。那时候我觉得他们感情很牢靠,属于床头吵架床尾和的那种。他们再度携手为自己未来生活打拼看着也叫人羡慕。

米粉店对于普通食客来说是填饱肚子的地方,对于拥有同样籍贯,同样口音,同样是65开头的身份证的我们一群人来说是感情的寄托,是心烦意乱时的“避风岛”。如果米粉店真的转了出去,如果他俩不能再破镜重圆,我们在这里刚找到的“避风岛”也就不复存在了。

我不是个悲观的人,依旧抱着一切完好如初的愿望。虽然我知道最后可能会给我一个大大的失望,但有个盼头也证明了现在我其中一丝寄托的感情还没有蒸发。店主两人因为爱离开故乡在远方,爱没有了,就没有了远方,该走的毕竟会走的。

我说的这些不夸张,也不矫情。如果有人不懂这种感觉,可以试着离开家乡几千公里去生活几年,除非铁石心肠。离家了才知道家好,我时常会想起一句话:离开的是风景,留下的是人生!

失落来得快去得快,因为生活在催着,时间在赶着。分手的人会有新的对象,也会有新的店铺,而我们会有新的“避风岛”,也会有重新寄托思乡之情的地方。

愿已经分手的两人各自有新的开始,依旧做一个有情怀,有拼劲的年轻人。愿我们在异乡求学的朋友们心态学习都好,做一个有目标的人!

米粉店虽然不长久,只有个一年半载,却是我大学生活中最温暖的地方。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