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兵团人

陈永新:心头春光 笔下斑斓

作者: 驻四师记者站 李惠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9-28

9月的伊宁,秋风正劲,美景正酣,城市到处弥漫着花香,在四师医院家属院的住宅楼内,一位精神矍铄、才思敏捷、具有儒雅风度的花甲老人正侃侃而谈,他就是陈永新。

陈永新是四师医院退休干部,四师作家协会副主席、兵团作家协会会员、自治区作家协会会员、伊犁师范学院人文学院客座教授。46年来,他共发表文学作品约200万字,著有长篇历史小说《东布尔巴斯》,中短篇小说《大厦将倾》《山雨欲来》《决战前夕》《人间宰相家》《大风起兮》《虎将庸帅》等50余部,游记体散文集《伊犁天马山雄水丽》。

“在命运的迎头痛击下头破血流仍不回头!”

66岁的陈永新,是土生土长的兵团二代。1960年,他的父亲从湖北支边来到四师六十四团。从小父亲就教导他凡事要坚持,不能半途而废。秉承着父辈的教诲,陈永新从小就不服输,越是难做到的事,越要想办法完成且做得更好。

陈永新自嘲:“我个矮、长相普通,要想成就一番事业,就要有一技之长。”他将自己的“一技之长”定位于写作。

“人生在勤,不索何获?”写作对于陈永新来说,是一项令人羡慕,而又极难完成的技能。不服输的他,誓要掌握这项技能,成为一名作家。当时他已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一边是从医治病,一边是文学创作,面对挑战,陈永新告诫自己:“在命运的迎头痛击下头破血流仍不回头!”这句话成了他每遇困难,愈挫愈勇的座右铭。

目标确定后,便只顾风雨兼程。为了积累丰厚的知识,陈永新白天工作,晚上常常读书到深夜。

在陈永新的家里,举目所见的几乎全是书,随手翻阅一本,就能发现有铅笔、圆珠笔标注的痕迹,关键书页还夹有标注条。“铅笔标注的地方是需要记忆的部分,蓝色圆珠笔标注的是重点段落,红色圆珠笔标注的是需要记住的知识点。”陈永新指着书中的标注处介绍道。

这些书籍,很多是史料书籍,大多数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买的书,随便取一本,都是珍品,现在在新华书店很难购买到。轻抚一摞摞书籍,陈永新犹如父亲对待孩子般温柔:“有时为了买一本心仪已久的书,我甚至要跑遍半个中国。”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夜以继日地学习、读书,陈永新积累了大量的知识和素材,为以后的写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上世纪70年代,20岁的陈永新在《伊犁日报》副刊上发表了处女作《三十七度五》,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陆续在疆内外各类报刊上发表了大量的散文、诗歌及小说。

随着作品的不断发表,陈永新的写作一度进入瓶颈期,无法超越原有的创作高度,他感觉自己的作品缺乏厚重感,于是他尝试着撰写历史题材的小说。

“能够跳过10次1.6米,不如跳过一次1.61米。”

在陈永新家里,陈永新与中国著名作家王蒙的合影吸引了记者的目光,说起当年王蒙在小说创作上带给自己的启发,陈永新内心充满感恩。“你今后创作的成败,在于你的写作题材。”时隔40多年,当年王蒙说的话,至今仍回响于陈永新的耳畔。

“我23岁开始创作历史小说,凭着对文学的热爱,写了大量的作品,每篇作品都在万字以上,因不得要领,作品寄出后常常石沉大海,但我不气馁,继续写,我相信总有一天作品会被采用。”陈永新说起当年创作时的挫败,眼睛湿润了。

“每篇作品我都给自治区文艺创作办公室或报纸副刊寄一份。当时王蒙老师就在自治区文艺创作办公室工作。有一次,他来伊犁出差专门找到我,面对面指导我如何写小说,分析作品不被采用的原因,并对我写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第二次长征》多次提出修改意见。”陈永新感动地说,“我创作小说的成功,与王蒙老师的启蒙关系极大。”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陈永新开始主攻历史题材的小说。写历史小说,不能凭空想象,需要掌握充分的史料,有针对性地阅读大量历史方面的书籍。为刻画好每篇小说中的人物,陈永新熟读史料,掌握历史题材中的细节。“写人物的时候,我抓住人物性格特征来写,刻画起来就入木三分。”陈永新说。

“陈永新的作品文笔优美,可读性强,每次编辑他的作品,都感觉他本人是在现场一样,各色人物读起来栩栩如生,引人入胜,欲罢不能。”《党史文汇》的编辑鞠克光曾这样评价道。

“能够跳过10次1.6米,不如跳过一次1.61米。”对于小说创作,陈永新不断要求自己,要跨越,要有新收获。从1987年至1998年,连续11年,陈永新先后发表了50余部中短篇小说。为了再创新高,他开始写长篇小说,1999年至2001年,经过3年时间,陈永新撰写的18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东布尔巴斯》出炉发表,这标志着,他的写作生涯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坚信努力的过程就是最美的生活。”

有人认为拥有财富是最美丽的人生,有人认为功成名就是最美丽的人生,还有人认为官居要职是最美丽的人生,在陈永新看来,美丽的人生在于勇于创新,且愿意努力学习。化蛹成蝶,才能使人生焕然一新。

恩格斯曾说,谁肯认真地工作,谁就能做出许多成绩,就能超群出众。在岗在职的岁月里,陈永新秉承医德,把责任扛在肩上。作为四师医院功能科主任,他带头搞科研,有一年,全科11人,有16篇论文在国家、省区、地区级医学刊物上发表。他撰写的4篇学术论文先后在《中国肿瘤临床》《中国医院管理》等省级以上刊物上发表,并出版医学专著《新颖心电图诊断及监护》《常见心脏病诊疗指南》。

闲暇的日子里,陈永新一门心思搞文学创作,在字里行间默默耕耘,即使在发着高烧、得肺炎吐血的情况下,陈永新也一直没放下手中的书和笔,他先后在《新创作》《蓝盾》《党史文汇》《春风》等全国知名报刊上发表作品,发表《虎将庸帅》《大厦将倾》《在欢庆的背后》等中短篇小说50余部。这些小说中蕴含了渊博的历史知识,反映了爱国将领积极抗日,重现了当时的战争场景,历史与文化契合,通过深厚的文学功底,将历史写活,带给人以震撼和正能量。

当记者问及陈永新为何对历史、对大事件这么感兴趣时,他说,国人喜欢硬汉、崇拜英雄、敬仰领袖,而这些崇拜和信仰都能在历史的长河中找到,并可以传承。

从2012年至今,石河子大学、四师广播电视台、伊宁电视台等单位纷纷邀请陈永新讲学。2013年9月,陈永新被伊犁师范学院聘为客座教授。他在伊犁师范学院开讲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实西陲栋梁》,在石河子大学开讲的《王震将军的一生》等课程,上座率达90%以上。

有人问陈永新:“你眼里就是书和文章,你生活得幸福吗?”陈永新说:“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坚信努力的过程就是最美的生活。”

陈永新对生活认真的态度深深影响了家人。儿子陈剑上学期间一直是“学霸”,工作后通过丰厚的知识积累和积极的工作态度,30多岁就被聘为高级农艺师,现为农学博士。妻子李霞从四师医院五官科护士长岗位上退休后,和陈永新琴瑟相合,因热爱绘画,先后加入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美协、伊犁州国画艺委会,陈永新写作、李霞绘画,一家人艺术氛围浓厚、其乐融融。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创作之路无止境,在陈永新的案头,一部长篇历史小说《伊力维斯》正在创作中,这是继长篇历史小说《东布尔巴斯》之后他写的又一部长篇历史小说,总字数将达15万字以上,预计两年后完成。祝愿陈永新早日完成佳作,给晚年生活增添风采。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