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只有秋声最好听

作者: 米丽宏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9-29

世间都是无情物,只有秋声最好听。

秋声,的确好听。其实,一年四季,自然天籁没有不好听的。秋声的好听,在于它流荡着万物生命的成熟和圆融。

蒋捷一曲《秋声》词,处处是秋声。更声、砧声,已在千年的秋风里走失;留下来的则是永恒。

秋声,是昨夜庭前叶有声,篱豆花开蟋蟀鸣;是青鸟鸣深涧,野果落空山;是塘里莲蓬被风逗,莲子唰啦啦入水;是古塔翘角上的铁钟,在黑黢黢的夜色中抱住晚风;是落叶在脚下,发出“喳喳”的贝壳破碎声;是芦苇在湾里,头抵头“索索索索”的私语;是一束清水跌下白石,脆脆的一声撞击;是一行大雁迤逦而去,嘹亮地划破长空;是朗朗月下,晚归者叩响木门的手;是漆漆深夜,迟开的花接住檐下的雨……

秋声,是秋天的私语,淅淅沥沥,汩汩潺潺,叮叮当当……秋声,涵盖了所有打动人心的拟声词。

初秋的天,听风吧。风来,秋天起波浪,庄稼、树木,花草,在你面前奔跑如一群裙裾拖曳的女子,沉沉的籽实,拖住她们的轻盈;她们的手脚放不开,只好身子前倾,微微低头,让裙裾扬起,拱起灰绿的喧哗。

秋风在天地间立起一把竖琴,流淌出四季最饱满、最馥郁、最厚实的秋声。

等节令的剪,裁掉草木、原野的缀饰,风过处,才会生出迷人的秋声,金铁皆鸣。此时,天地是一篇大散文,无缀饰,无繁华,隐忍简约,有迷人的风骨。

仲秋的夜,听雨声吧。

秋凉似水,便是这雨水层层洗涤的。一层雨,一层凉。植物被雨催着,日日做减法,直到薄俏得禁不住催问,只好沉沉飘落。扑通,扑通,像老生一声声沉闷的长叹。

秋雨老成,秋雨静。它没激情,也失了热血鲁莽;像一个性情克制的中年人,谈笑间,就改变了季节的温度。推走嘟嘟囔囔的夏,换了沉稳笃实的秋。它捺着情感,预备细水长流;将剩余的能量,烘焙那未成熟的作物和果实。

秋水,硬,有了金属的凉、金属的亮和金属的脆。哗啦啦,咕咚咚,是这个季节最美的音响。你盯着不动,它简直有点禅定的味道。不知,是人入了定还是水入了定。

秋水流经狗尾草、红马蓼、野菊花,神态是静谧的;流过黄叶飘飞的柳树林,是“啄”着往前的,像鸡撅着屁股暗暗找食。青嫩鲜亮,是小河的春天;推石走泥,是小河的夏天。眼下,水清了,清得照彻灵魂;也静了,有不忍触碰的冷艳。它像人过不惑,缓缓地流,义无反顾地向前。

脆脆的轻响,是敲击灵魂的秋声。

秋夜,虫声,都有点闹了。成簇,成片,成喷涌状,仿佛很远,其实很近,仿若天边,也似枕前。你的身体随着遐思,被它抬起来,悠悠地漂浮。“唧唧”“铃铃铃”“吱——呦呦呦”,一丛,一片,辐射,重叠,织成了苍茫的秋思背景。

一村人家,被虫声和月色淹没了,村子也被塑成三色调的黑白灰。于是,一个个老屋卸了妆,古旧地衔着一屋的儿女。遍地虫声,往上抬,拱破了月色,却抬不起老屋;抬不起老屋,也拱不破寂静。

月下走走。虫声和月光,一动又一静,好似有吸纳的力量。你在其中,渐渐被包裹成一个琥珀。毛茸茸,透亮,脆脆的虫声,添了一层银芒儿。

万类霜天竞自由,只有秋声最好听。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