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为了风口那片绿

作者: 胡维斌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9-29

8月的一天,有幸再次来到艾比湖畔的五师八十三团十八连(原五师八十二团四连),走上一个高高的沙坡地,映入眼帘的一大片红柳花,在清风中显得红艳艳的,一直向艾比湖延伸而去,一望无际。

记得第一次登上这片沙坡地是1997年的春天,掐指算来已经有21个年头了。那时沙坡就是一条沙垅,光秃秃的,黄色沙砾在强风的带动下,不断地向前游动着,眼睁睁地看着它一点点地蚕食着前面连队的良田。当时,陪同我采访的是原八十二团副政委徐伟。他介绍说,在艾比湖周围,有五师3个团场,由于风沙危害,加速了土壤沙化,损失极大,每年给3个团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000多万元。

后来,我又采访了时任五师环境保护站站长的毛佳心,他说,随着艾比湖的干缩,浮尘天气剧增,危害极大。精河县浮尘天气在上世纪60年代每年平均0.4天,到了上世纪90年代每年平均达44.7天,增长100倍。尘土掩埋作物和牧草,降尘使地膜透光率降低30%,风加速了病虫害的繁衍,作物减产,羔羊死亡增多,居民关门闭户。

风沙的危害确实严重。我了解到,从阿拉山口刮来的风有6条风道,在风力的作用下,形成了6条高30米、宽50米、绵延十几公里的沙垅。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到1997年,从艾比湖方向流动而来的沙丘已经吞噬良田4000多亩,填平团场的排水渠达20多公里。

当时,在四连的16和17号条田北侧,徐伟指着脚下的沙垅说,沙垅上裸露出来的木柱子,是上世纪60年代防风固沙栽植的防护林,已经被沙丘埋了,只露出了枯死的树梢。

八十二团地处艾比湖畔阿拉山口风区,一年6级以上的风要刮160天,其中8级以上的大风平均有36.5天。苏联学者把这一带以“回流”形式刮起的大风称为“艾比风”。

八十二团人自1963年从哈密西迁到蘑菇滩后,就一直与阿拉山口的风沙作抗争,努力地想把沙漠变成绿洲,庄稼一次次被风沙摧毁,八十二团人一次次进行补救。一年春播,少则重播两至三次,最多达5次,有时遭到毁灭性的灾害,一年的辛苦化为乌有。到年底,职工眼里不是丰收的喜悦,而是伤心的泪。

把被动抗风变为主动防风,做到标本兼治。自1997年以来,几个风沙前沿的团场实施了防风固沙林工程,采取了生物治沙与机械治沙相结合的办法,有效地遏制了风沙的侵害。

为了降服沙魔、保护良田,1997年,八十二团在经济条件十分有限的情况下,投资30余万元,在风沙危害严重的四连,修筑了5条挡沙墙,埋设了固沙草格300亩,并在草格内种植了10万株红柳。

当时,为了报道八十二团人治沙的壮举,我第二次来到沙垅上,那时,时任四连连长的赵树理正带领职工埋设固沙草格。

赵树理这位50多岁的老连长,与职工一道对抗风沙几十年,把青春与热血都献给了风口连队的建设。为了支持连队治理风沙,连队职工把自己冬季割的准备卖钱的芦苇贡献了出来,无偿地送到治沙现场,栽植在沙垅上。

为把“沙龙”缚在网中,每到大风来临之前,连队的园林工人提前在草格内浇上水,这样不但凝固了流沙,也保护了红柳。

这之后的第三年,我与五师林业局的领导一起到治沙现场去验收治沙工程项目,发现栽植的红柳已经成活,从外地引进的其他树种,成活率也很高。当时赵树理对我说,为了保证小树的成活率,在国家和北疆铁路公司的支持下,又投资了许多钱,埋设了输水管道,修建了喷灌设备,专人负责管理,效果特别好。他高兴地说,自从实施防风固沙林工程以来,沙垅没有朝前移动半步,沙垅后的庄稼也有收成,沿线的北疆铁路也安全了。

一年又一年,八十二团人在恶劣的环境下,凭借艰苦奋斗的精神,在艾比湖南沿,建设了一条长25公里、宽150米的防风固沙林带。

又过了多年,我再次到这个连队采访时,连长是赵树理的儿子了,他告诉我,八十二团合并到八十三团了,连队大部分职工进行了生态移民,搬迁到八十三团。连队只留下了少许职工,连队的土地大多也退耕还林种上了枸杞。

当问起他的父亲时,他说,父亲已经永远地留在了蘑菇滩这片盐碱地上。

听了他的话,老连长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他带领职工治理沙漠的身影似乎还定格在那里。人虽然故去,但沙漠已经变成了绿洲。

这一次,又站在沙垅上,想到另一条沙垅上去看一下,可是树太密,人都钻不进去。当天给我们当向导的是在蘑菇滩车站工作的杨朝军,他是土生土长的四连人,熟悉当地的地形,引着我们弯腰弓背地费了很大劲才走过密树林。

多年前,我环艾比湖采访4天,写下了《艾比湖拨动我们的心弦》的报道,其中有这样一段话:艾比湖还是许多鸟类的乐园。每到春天,湖面刚刚解冻,许多鸟类就来到这里。百花还未盛开,它们的爱情就达到高潮,接着便是生儿育女,各自以其独有的生活方式度过夏天和秋天。如此周而复始,年复一年,不断延续种族的生命……

这样一幅画面如今得以重现。杨朝军说,他家承包了一个鱼塘,由于各种水鸟太多,赶都赶不走,把鱼塘内的鱼吃得差不多了,现在一点钱都挣不上,明年说啥也不干了。

说这话时,他虽然感到有些无奈,但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他说,环境好了,鸟多了,到这儿来旅游的人也多了起来,来自广东、上海、北京的人很多,大多是自驾游过来的,一来就住好几天,都说这儿的风光好。

艾比湖畔风光好,连队景色更绝妙。风口那片绿,也已经与艾比湖融为一体了。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