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这个早晨

作者: 史晶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09-29

这个早晨有点不同,虽然也是一个普通的金秋的清晨。清冷的空气在天地间流动着,却被行人搅动得旋起一团团略带白色的透明雾气。空气清凉得像是一盒冰淇淋,吸一口如含进一颗透明的水果糖。

进入秋天,天亮得晚了,勤劳的人们还是按着以往的时间来逛市场。随着或轻或重的脚步声,这个西部的小城苏醒了。昏黄的路灯恰如小城揉着惺忪的眼睛,一点点地暗了下去,太阳还没有从最高的那座楼后面出来——城市的黎明让人充满期待。

这是一个小菜市场,一如既往的人来人往。但今天逛市场的人要多一些,天才蒙蒙亮,已经有人买好了东西,手里拎上了装着物品的塑料袋。然而这个早晨真的是有点不同:第二天就是当地重要的节日——古尔邦节。这一段时间对当地人而言是有点不同——四个节日:古尔邦节、教师节、中秋节和国庆节,两个小长假,让人感觉好像天天都是过节。

当太阳露出脸庞的时候,菜市场的色彩一下子就跳跃起来,金黄、鲜绿,全是大地最美丽最成熟的着色。走在菜市场里,看着新鲜的食材,听着讨价还价的声音,我感知到的词语是幸福、沸腾、美好与感恩。

秋天的菜市场是收获与富裕的舞台。各色农产品、鼎沸的人声、拥挤的人群等,在一些人看来也许是微不足道的,但我认为这就是生活的本质,这才是生活的具体样子。

走过一个卖水果的摊子,戴着花头巾的维吾尔族女人笑着招呼我:“和田皮亚曼石榴,阿克苏的木纳格,甜得很。”大葱像小山一样堆在路两边,卖葱的女人一把一把扯着葱叶,被染成绿色的手上混合着泥巴,时不时要在衣服上擦一把,然后用浓浓的山东口音叫卖一声:“最好的大葱,便宜卖了。”人们一捆两捆地买了放进小推车。两个老太太刚刚一人买了一捆,坐在旁边一边聊天一边把大捆分成小捆。胖老太的苏北口音和包头巾老太的当地口音交替着,两大捆很快就分成干净整齐的小捆,放在小购物推车上,一人拉着一人在后面扶着走远了。“玻璃脆,做酒好得很。”一声河南口音吓了我一跳,是个黑胖的小伙子在向我推销。一粒粒红玛瑙闪着光,“这是专做红酒的赤霞珠,我自己种的,便宜给你,现在人都自己做酒。买些吧。”前两日听到同事都在办公室说着做酒的事情,做酒没有时间,那就买些尝尝吧,摘一粒放进嘴里,真是又脆又甜,一滴蜜水溢满在口腔里。

斑斓、浓烈,属于秋天的字眼铺陈在一个小小的菜市场里。放眼看去,整个市场就像一条流着蜜的河流,各种水果,时令的、反季的,南方的、当地的;最甜最受欢迎的还是南疆的各色瓜果,在我的认知里,那就是糖的代名词。除了大美壮丽的西部风光,长在游子乡愁与思念的瓜蔓上的,必然就是这些太阳浓烈爱抚后结出的果实。现在这些瓜果就在我面前尽情渲染着秋天,尽情展示着西域风情。

在这亚洲的中心、祖国西部的一个小菜市场,我买到了来自江南家乡的小菜:一节莲藕、一把芦笋和一丛毛豆。卖水产的帅小伙帮我挑了一袋活虾,还让我买几只活的螃蟹。“大姐,这都是我自己养的,都是活的。你加我微信,我可以给你送货。”我经常去城边的六工镇,知道那里已是塞外江南的样子,夏日里荷香十里,秋日里虾大蟹肥。这些美味应该都是产自那里。“秋风起,思莼鲈”,能吃到如此鲜活的虾蟹,我真没有必要再思念江南了。

路边,两个穿着橘色马甲的清洁工正在休息,戴着一样的格子头巾。她们互相递着食品,一边吃一边说着。“你嘛,租个房子,把娃娃接过来。”“就想着呢,让娃到新疆来上学,再攒些钱就能租了。”“早早地租,钱不够嘛,跟我们说,先借给,我帮你看着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好,用的时候问你借。”两个不同民族的女人聊着眼下的生活。卖羊杂碎的摊子邻着卖干果的摊子,卖羊杂的胖胖的女人拿着一节米肠子递给旁边卖红枣的小伙子,小伙子随手拿了两个枣递过来。两人一起吃着米肠子,热热的白气在清冷的空气里缭绕。

公交车站人很多。从郊区开来的车里下来很多进城赶集的人,他们提着大包小包走进市场。包一打开,取出的是自家地里出产的嫩绿的小白菜、红红的胡萝卜、长长的豇豆。我挤上了一辆公交车,走到车尾部,两个并排坐着的男女用一口甘肃口音在聊天。原以为是一对夫妇,后来听明白了,是两个老乡,都在这里打工,都是多年没有回过家,临近中秋节,女人想家想孩子,跟老乡说着。老乡安慰她:“想娃了就回去看看,等挣了钱就把娃接到新疆来读书。”女人有些怅然:“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呀?”“不怕,只要干,就有盼头。”我下车了,不知他们还聊些什么,但听到他说出“只要干,就有盼头”的朴实道理,心中忽然有种感动。

走进小区院子,邻居王姐正从车后备厢里拿出一大袋红辣子对我说:“今年我晒得多,晒好了你来拿些。”小区里已经有人在晒辣子,这一串红,那一串红。太阳已经从16层楼后升起,照在树木和草坪上,折射出别样的颜色。

这个早晨,我到菜市场采购,满载而归;这个早晨我终于让脚步慢了下来,欣赏着我生活的小区,生活的城市;这个早晨,我是快乐而幸福的。看着人来人往,我面朝太阳,脑海里冒出诗人徐俊国的诗《热爱》:这个早晨不要轻易说话,一开口就会玷污这个早晨。大地如此宁静,花草相亲相爱。如果非要歌颂,先要咳出杂物,用蜂蜜漱口,要清扫脑海中所有不祥的云朵。

这个早晨,我面向东方,感觉太阳正从自己心里冉冉升起。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