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洗衣服的故事

作者: 段桂珍 口述 丁秀华 整理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10-19

我出生于1956年11月,如今已过花甲之年。回望这些年岁月的变迁,最深的感悟是生活越变越好了。

小时候,妈妈对我说:“洗衣是女人的天职,你必须学会洗衣,这是最基本的劳动技能。”我们家5口人的衣服都是妈妈手洗。

那时,我家居住在九师一六七团,当时的团场生活条件很差,妈妈洗衣服的时候,先拉一把稻草在室外点火燃烧,完全熄灭后,将灰装进一个布袋,放在水里淘,用这沥出来的水洗衣服。她说:“草木灰有碱,可以去污。”我把手伸进水里一搓,真还有滑溜溜的感觉。用草木灰水洗的衣服上面沾满了黑尘,需要到河边去漂透。妈妈把衣服一件一件放在河水使劲摆动,再捞起来放在一块平整光滑的石头上面,用棒槌捶,边捶边翻动,捶后又抛进河水漂洗,反复三四次才将洗净的衣物拧干。我跟着妈妈一起,学着妈妈的方法洗衣,很快就学会了。

高中毕业后,我被安排在连队小学当老师,每个月有30多元钱的工资。为减轻妈妈洗衣的劳作之苦,我揣着第一个月领到的工资,到团部供销社买了一块木质的洗衣板(也称“搓板”)。用过之后,妈妈说:“用‘搓板’洗衣服洗得快,人不累,还洗得干净。”逢人便夸她闺女有孝心,舍得花钱为妈妈买洗衣板。

团场实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职工们走上了脱贫之路。当年,我调到团部机关工作,和爱人结婚两年后,儿子和女儿相继出世,我和爱人都拿着固定工资,维持基本生活之外,还略有结余。

1998年,儿子当了兵,女儿也谋到一份满意的工作,我家的生活如芝麻开花——节节高。我患有风湿病,一有天气变化,就手脚发麻,不能碰水。老伴见此情景,用全部的积蓄买回了一台武汉产的“荷花”牌单缸洗衣机。这件事一下成了邻里间的“火爆新闻”,好多人到我家参观,摸着洗衣机,问这问那,连连赞叹。

2004年,儿子退伍后,在乌鲁木齐市工作,还交了一个乌鲁木齐的女朋友。儿子结婚的时候,我和老伴商量,给他们买了一台“小天鹅”全自动洗衣机,这在当时还是挺时髦的。

2017年,孙子10岁生日那天,我和老伴去乌鲁木齐市祝贺。进门一看,儿子家里的摆设焕然一新,我们买的那台洗衣机不见了,放在原来位置上的是一台“海尔”牌全自动烘干洗衣机。我们洗完澡,儿媳妇把换下来的衣服放进去,加点洗衣粉,大约20分钟左右,取出的衣服洗好、烘干了,放在挂烫机上一熨就可以穿了。

老伴平日不爱出门,见到这台洗衣机更是倍觉新鲜,内外瞧,用手抚摸,轻声细语说开了:“孩子呀,你奶奶年轻的时候用手搓洗衣服,妈妈用‘搓板’洗衣服,你们用洗、漂、烘一体化的全自动洗衣机洗衣服,多好啊!”儿媳妇脑子灵活,说:“奶奶生活在旧社会,妈妈是计划经济时期,我们是改革开放年代。40年了,国家由弱变强,人民由穷变富,那是有目共睹的呀!”

三代人不同的洗衣服方式,说明改革开放带来了经济发展、科技进步,造福于民,我把一家三代洗衣服的故事讲给孩子们听,小中见大,让他们感悟改革开放40年的伟大成果。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