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人心是最大的逻辑

作者: 游宇明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10-24

每年都有一项固定工作:指导学生毕业论文。开题前,我往往会第一时间审看学生的论文提纲。汉语言文学专业有个毕业生研究《白鹿原》里的田小娥形象,她第一部分写的是田小娥的身世,第二部分才写田小娥的具体性格。我觉得她的文章存在逻辑错误,我对她说:最好先弄个简短的前言,对《白鹿原》定个调,引出田小娥的话题,然后第一部分展示田小娥的性格内涵,第二部分再讲其性格形成的原因,身世背景可以纳入其中,这样才符合读者的阅读期待。我最后一句话是:文艺创作也好,文艺研究也罢,说到底是顺着人心走的,人心是最大的行事逻辑。

顺乎人心,按照正常的心理与道德规则出牌,这不仅是学术研究的基本伦理,其实也是我们做其他工作的行动指南。你是设计员,设计城市道路,不能只图好看,还要讲究实用,必须让开汽车的、骑自行车的、走路的各有空间;你管理旅游区,制定门票价格时,要考虑绝大多数旅游者的实际收入,不能让他们觉得出游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你画油画,必须通过自己的执着努力获得知名度与收入,确定自己在美术界的地位,不可老是傍大腕、搞炒作。

做论文时顺乎人心相对容易,它只是牵涉到一种写作的思路,在别的事情上尊重人心则相对困难,毕竟其中充满了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小集团利益与全局利益的博弈。而这些利益并非总是统一的,这就决定一些人常常在自私自利与尊重人心之间徘徊。

其实,个人欲望真的是不足挂齿的。唐代杜牧《江南春》云:“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明人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说:“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在他们看来,世界上的事情很少有一种是长久的:寺庙、英雄、个人成败都可能被时间湮没,人生唯一值得在乎的是快乐与达观,是灵魂的大格局。

人心永远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公约数,尊重常识,在乎他人的感受,让自己变得真诚、善良,有悲悯情怀,关键时候愿意舍己为人,一个人的行为才会得到他人的认可,生命才可能产生价值,内心才会有真正的快乐。否则,只会遭到世人的唾弃。早些时候合肥高铁站发生的女教师扒门等夫事件,引起公众愤怒,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女教师无视绝大多数人的愿望,过于自私自利,违反了基本公德。大家知道:火车的运行系统非常精密,牵一发而动全身,乘火车一向是人等车,而非车等人。为了保证大家顺利乘车、列车及时发车,车站规定上车截止时间也很正常,女教师在发车时间已到时还要扒门等夫,其伦理道德的合理性从何而来?

从某种意义上说,尊重人心,在乎他人的感受,其实也是在净化自己的灵魂。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