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芳龄十八

作者: 桂建强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8-10-25

老娘是团场退休职工,上世纪90年代从南疆退休回沪,今年80岁。女儿旅游回来,送她一瓶护肤霜。很贵吧!嘴上客气,手却揭开了盖子。闻了闻,真香,谢谢你。没等女儿回话,她笑眯眯地拿着护肤霜,进了卫生间。

出门前,洗把脸,梳个头,换身衣服,是老娘的习惯。这会她又多了一件事,擦护肤霜。这么讲究呀?邋里邋遢,不好。老娘照着镜子,美滋滋地回应我。

前一阵,在单元门前,她又种了些花,有半间房的面积。松土,浇水,拔草,不亦乐乎。从阳台上往下看,各色各样的花开了不少,姹紫嫣红。只可惜,边上的两个垃圾桶,煞风景。

红的是千年红,吉利的。越是上岁数,老娘似乎越迷信,口彩好,压邪气的。衣食住行,她都有个说头。对于我的不以为然,她说,邻居嫁女儿,采过这千年红,放在嫁妆里。事实胜于雄辩,老娘就是老娘!

紫色的是啥花?我只好转移话题。潮来花。什么花?我睁大眼睛看着老娘。潮来花呀,海洋里来潮水,就会开花。老娘眯眼看着我笑。

拿手机一查,真是自己少见识了。潮来花,老娘说的是本地俗称,我只知是地雷花,多年生草本植物,冬天枯萎,春天老根又发出新芽;夏天的傍晚清晨花儿会静静地开放,太阳出来了,又悄悄地闭上。小小的花朵,开开合合,循环往复,如潮水般潮涨潮落。潮来花的种子,黑色的,像个小地雷。小孩子们将花种子当玩具扔来扔去。第二年,那些“打过仗”的地方,就会长出此花。

有阳光,下了雨,就能长,很好种的。天越热,它越是开,胭脂红,特别好看。种一年,好看三年,不用多管的。三两句,还是老娘讲得透。

潮来花,是不是真能应验潮涨潮落,不得而知。但它的淡泊宁静,却是我喜欢的。老娘种它,应该是看中这花生命力的顽强吧!

我还种了两株薄荷,说着,老娘伸手掐了几片叶子。等会儿泡茶,吃了清火去湿气。要吃,应该种菜呀,不是更实惠?小区里的居民大都是拆迁户,务农的多,住了楼房,还是想种地。铲掉草坪,种上了绿叶菜。我说种菜,是故意与老娘逗趣。

那不行,种菜要招蚊虫的。老娘环顾四周,认真地说道,薄荷能驱蚊虫。红花靠绿叶衬,有了两棵薄荷,我的小花园是不是更好看了?她浅浅一笑。那时在团场,往搪瓷盘里放块棉花,沾湿了,把剩的菜心往盘里一垛,放在火墙旁,不出一月,准发芽开花。一朵朵的小黄花,多好看。现在的小区多好,住着也舒服,为啥种菜呀?你说是吧!老娘就是老娘,自己的问题,有自己的答案。

有条虫,老娘!从小见不得蠕动的东西,我叫了起来。哦哟!50岁出头了,还大惊小怪。老娘顺手抓起那条青色的豆虫,丢到毛夹袋里。还有好几条,别抓了,龌龊!我去拿雷达(杀虫剂),喷一喷。不行的,药水有毒。老娘坚持要手工捉虫。我两手捏着毛夹袋,张开袋口,跟在边上,看着她从叶下、根部,一条、两条……捉了十几条青色豆虫。那豆虫在毛夹袋里扭动,唉,我的老娘呀!

知道我为啥要在一楼种花吗?洗着手,老娘又发话了,还真是人老话多了。为啥?我应道。

楼上再也没人往下扔垃圾了。老娘笑了,笑得脸上开了花,宛若芳龄十八。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张艺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