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理论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您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

作者: 刘勇 来源: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日期: 2018-11-09

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

——以斯克莱尔、罗德里克、中谷岩为例

作者简介:刘勇,扬州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博士后,华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高级访问学者,研究方向: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江苏 扬州 225009

原发信息:《学术界》(合肥)2018年第20183期 第47-56页

内容提要:全球化实际上指随着交往实践日益扩大,使得世界在生产、生活、消费、观念以及生态等领域相互交错、相互影响、相互规约的历史进程,当今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主导。随着21世纪全球金融危机、文明冲突、政治动荡和生态恶化的加剧,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先天缺陷和后天弊端愈加暴露无遗。斯克莱尔、罗德里克、中谷岩作为资本主义中心区域的代表性学者,在批判资本主义全球化过程中提出了各种替代方案。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博采东西方思想之长,提出构建以价值共同体、伙伴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政党共同体为主要内容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力图克服资本主义全球化的痼疾,努力实现全球化的再平衡,促进世界共同发展。

关 键 词:人类命运共同体/资本主义全球化/替代方案/中国倡议

标题注释:本文系全国高校优秀中青年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择优资助计划(项目号:15JDSZK017)、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号:17BKS035),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点项目(项目号:17MLA002)和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点项目(项目号:2017ZDIXM156)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呼吁:“各国人民同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①20世纪以来,全球化在给人类带来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的同时,其负面溢出效应也开始展露无遗。随着金融危机、文明冲突、政治动荡和生态恶化的进一步加剧,批判资本主义主导的全球化,探寻解决逆全球化现象的方案,从而实现全球化的再平衡,是国内外学术界的基本共识。英国学者莱斯利·斯克莱尔、美国学者丹尼·罗德里克、日本学者中谷岩作为资本主义中心区域的代表,以其独特的地域经验和思想洞察力对资本主义全球化进行诊断和剖析,从不同的视角提出替代方案,为正确认识逆全球化提供了思想镜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面对逆全球化的暗潮涌动,博采东西方思想之长,提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展现变革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中国方案,努力实现全球化的再平衡,从而达到“驯服”全球化或者“正义的全球化”目的,让它更好惠及世界共同发展。

一、全球化的多重蕴意

“全球化”一词自1980年代末流行以来,人们对这一术语的界定各执一端,来自不同地域、不同立场的全球学者呈现了五花八门的概念。从世界共同体的立场出发,我们至少可以区分出四类基本的“全球化”含义。第一类概念把其视为国际化,认为人类社会在时空两个维度的频密联系,形成了犬牙交错的发展状态。“全球化指的是社会交往的跨洲流动和模式在规模上的扩大、在广度上的增加、在速度上的激增,以及影响力的深入。它指的是人类组织在规模上的变化或变革,这些组织把相距遥远的社会联结起来,并扩大了权力关系在世界各地区和各大洲的影响。”②第二类概念将其视为市场化,认为它是实行自由化、开放和国际整合的动态过程,主要体现在贸易和金融的全球化。即指各种生产要素在全球的流动性增加,特别是指代以自由化和监管放松为表征的市场原教旨主义思想。③第三类用法把其定义为世界化,认为作为一种势如破竹的世界潮流,全球的各个角度都被波及,人类文明将被另类书写。全球化是“超地域关系的增强,是社会空间性质的重大改变,体现在地理与文化、生态、经济、政治及心理在宏观上的全球化”。④第四种定义把其等同为西方化,认为它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广泛运用网络先进技术,金融资本在全球取得宰制地位后,在众多领域推行新帝国主义的全球化。⑤

不难看出,这些概念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注解大量当代历史现象。从历史与现实、全球和地域、现象和本质等角度看,全球化实际上指随着生产力的全球扩散和交往实践的日益扩大,使得世界各个区域在生产、生活、消费、观念以及生态等领域相互交错、相互影响、相互规约的历史进程,当今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主导。这种全球化酿成的真实图景是:全球贸易导致的消费租值、政治争讼和分配失衡等危险性;金融崛起导致的剥削租值和风险社会的加剧;财产私有和自由市场使得消费需求和物质欲望沟壑难填;主权国家的民主空间与不断加深的无序全球经济一体化造成不平等的鸿沟;环境成为全球“公地悲剧”的诠释。⑥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和威廉姆斯的“华盛顿共识”曾喧嚣一时并被用来描述资本主义制度的绝对胜利。但自20世纪末以来形势开始发生变化。世界经济论坛、联合国贸发会议、欧洲联盟高级峰会等众多全球性和地区性会议,都遭遇相当数量的抗议人群,甚至使某些会议被迫取消。据不完全统计,约75个国家发生了规模不等的反全球化运动,反全球化逐渐引向高潮。⑦从时空运行的轨迹上讲,“反全球化运动的兴起,是全球化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⑧

由此,当前反全球化的实质就是反对资本主义来宰制国际政治经济体系和世界秩序,积极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有学者认为,资本主义全球化是资本通过国际经济组织来操控世界经济,无视各经济体的实际,通过独断专行的经济政策,加速各经济体的危机,破坏全球经济普惠共赢而形塑的资本逻辑。⑨从这个意义上讲,反全球化是指反省在生产要素的全球性流动中,流动的自由价值观对全球化和本土化的规制,两极分化对传统化和现代化的规制,全球精英阶层对全球化未来的不确定规制。⑩有学者认为,资本主义全球化是以新自由主义为旗帜的全球化在世界和地方的社会领域而塑造的霸权结构,在贸易扩张和市场管控领域占据的霸主地位,是新帝国主义的国际霸权、金融霸权和阶级霸权。(11)从这个意义上讲,反全球化是指反对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所造成的经济不公、民主渗透、思想侵袭等霸权逻辑,努力建设求同存异、互学互鉴、共赢共荣的世界,把人类对于美好未来的愿景变为现实。

二、斯克莱尔的“社会主义全球化”方案与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

莱斯利·斯克莱尔作为1970年代以后英国新帝国主义的代表人物,早在1990年就提出存在着一个居支配地位的全球体系,其结构围绕跨国公司、跨国资本阶层和消费主义文化——意识形态而形成。他认为,到1950年代以后资本主义才真正成为一个支配全球化的世界体系,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是全球化的一种历史形式,而不是唯一可能的最终形式。由于阶级对立的持续性和生态恶化的不连续性,资本主义主导的全球化存在着不可克服的致命缺陷,全球化朝着社会主义方向发展将是一种可行的选择形式。具体来说:


(一)全球化的行动主体无力化解人类的发展赤字。全球化作为跨越国家疆界组织社会生活的一种特定方式,是跨越国家疆界的具体制度背景下行动时所做的事情引起的效应,由一系列的跨国实践来塑造。全球化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笼统概念,但行动主体的跨国实践实施是具体的,表现为三大主体:经济实践的主体是跨国公司,政治实践的主体是跨国资本阶层,意识形态实践的主体是跨国文化。跨国公司通过操纵游戏规则,力求占领国际市场,谋取超额剩余价值。跨国资本阶层以满足欲望为诱饵,以权柄求得跨国公司支持,以不当方式实现公众媒介的蔓延,让跨国文化在全球肆虐。跨国文化通过跨国公司、跨国资本阶层的全球扩张而潜移墨化地控制世界。这样,在资本的宰制下,“跨国公司力图控制全球资本和物质资源,跨国资本阶层力图控制全球权力,消费主义文化——意识形态的跨国性行为主体和机构力图控制思想领域。”(12)随着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扩展出现了跨国公司的盲目扩张,导致由于他国竞争性行业的破产而造成大量职位的流失速度大大超过新供给的职位,加上资本原始国的职位流失,出现了双重性的全球失业,这种恶性轮回使得富者越富、穷者越穷,不断加剧全球的两极分化。由于文化传播的资讯和公众媒介被跨国公司所俘获,潜移墨化的渗透仿佛囊中取物,盲目推崇不可持续、不顾生态灾难的生活方式变得不可避免。而跨国资本阶层一味追求额外剩余价值,必然藐视全球各地法律的一切底线,造成跨国实践肆意横行。正是因为跨国公司与跨国资本阶层沆瀣一气,任何生态保护举措在跨国资本面前一触即溃。生态的可持续性和全球阶层的分化这两大涉及人类永续发展的议题在跨国实践中一再肆虐。这样,资本主义全球化既无力解决阶级对立持续性的危机,也无法解决生态恶化连续性的危机,甚至使这两种情况更加恶化,这使得有必要考虑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替代方案。

(二)社会主义全球化是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替代选择。作为一种新的跨国实践体系,社会主义全球化在经济、政治、文化等领域,需要克服资本主义全球化的痼疾。依照社会主义原则组织经济上的跨国实践,将不存在跨国性的资本利益集团,替而代之的是生产者—消费者合作社。在社会主义原则下,利他主义的实践会更加普及和公正,这种方式将按照大多数人的利益以及人与生态和谐来运作。社会主义全球化意味着:人们的经济和社会权利是他们的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的一部分,反之亦然。跨国实践在政治上的显著特征是经济实践中的管理者将自主进行生产管理,纳入更大的经济/政治单元来进行民主决策。不同于以剩余价值最大化为目标的跨国资本阶层的资本逻辑,这种组织模式可以平衡个体利益、共同体利益和全球利益,达到最优化的管理绩效,同时可以实现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的耦合,减少有可能由于缓冲差异招致的社会震荡。而社会主义独有的文化特质能够提供可操作的多样文化实践的便利空间,这种文化实践最主要的是主张绝大多数人的基本权利和生态的永续发展,鼓励作出真正的努力来满足世界上每个人的基本需要,并根据不同的能力、背景、偏好等禀赋来实现更加完美的生活。全球化从资本主义延展到社会主义存在一个过渡环节,这个阶段是实现人类进步事业的必要过程。在过渡阶段,意味着消除了人们的两大权力——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经济权利和社会权利——的巨大差别。“资本主义让全球体系达到了对有些人来说物质极大丰富的程度,……而且仍未能把所有人的生活水准提高到令人满意的程度。”(13)在资本主义全球化律令下,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逐渐地被经济权利和社会权利割裂开来。尽管在操作上社会主义全球化方案似乎具有很强的乌有之乡迷雾,但由于资本主义全球化在几乎所有领域导致的灾难,尤其是日益加剧的全球两极分化和难以修复的生态危机,已经成为不容小觑且须立即找出方案的重大课题。也就是说,通过成功的社会实践,将阶级两极分化和生态不可持续性与这个过渡阶段结合起来,社会主义全球化作为一种世界主义的制度替代,“是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一种替代选择”,(14)不仅有着无限可能,而且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


1 2 下一页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曹玲玲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