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评论
您当前位置:首页/兵团人

边境线上的“钟槐哨所”

作者: 陈志奎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9-11-06

电视剧《戈壁母亲》在昭苏垦区外景地拍摄,感同身受于主人公钟槐无怨无悔守边护边的事迹,四师七十四团干部群众亲切地称哨所为“钟槐哨所”.在该团漫长的边境线上,分布着许多“钟槐哨所”,生活着许许多多的“钟槐”。

边境线上的“钟槐哨所”


深秋时节,纳林果勒河静静地流淌,在无人打扰中仿佛沉默了几个世纪。

这里是昭苏最西端,四师七十四团所在地,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边境。隔着纳林果勒河,一眼就能望见河对岸哈萨克斯坦的村落和民居。团场群众常开玩笑说,一阵狂风过后,河边的树一旦倒下,树干可能就“出了国”.

七十四团是四师边境线最长、戍边任务最重的边境团场,数百名护边员担负起了维稳戍边的重任。

多年以后的今天,护边员何军依然记得,那些寒冷彻骨的夜晚,他和妻子王美玲巡边行走在旷野之中,安静地能听得到彼此的脚步声和呼吸声。手电筒发出探照灯般的光亮,在夜幕里撕开了一道口子,把他们的视线引向荒僻深邃处。半百之年的两个人,裹着厚厚的军大衣,口里呼着白气,谈不上太多的革命浪漫主义,夫妻哨下,两口子的温情脉脉与深沉的家国情怀融为一体。

狐狸、野鸡、蛇,甚或偶尔碰到的熊……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些不速之客,就像习惯了周遭的坡坡坎坎和沟沟洼洼,那些褶皱早已楔入生命的年轮。护边守边,要用脚步来丈量,也可以用肤色来衡量。常年户外巡查,风吹日晒,强烈的紫外线下,黑红和粗糙的面庞成了每一个护边员的标配。

直到几年前,何军和王美玲的夫妻哨才增添了6个人。队伍壮大以后,团场成立了现在的护边员执勤点。这样的执勤点,星罗棋布般分布在边境线上,其中最著名的一处,莫过于有着“万里边关第一哨”之称的“钟槐哨所”。

如同可克达拉结缘于《草原之夜》,“钟槐哨所”的名称源于一部电视剧。2007年,《戈壁母亲》在昭苏垦区外景地拍摄,感同身受于主人公钟槐无怨无悔守边护边的事迹,团场干部群众亲切地称哨所为“钟槐哨所”.在七十四团漫长的边境线上,分布着许多“钟槐哨所”,生活着许许多多的“钟槐”.他们一边生产、一边巡逻,担负着边境管理员、国防知识宣传员、边境情况报告员的重任,成为边境线上永不换防、永不转业、永不挪位的生命界碑。

蒙古族护边员布仁特克斯就是其中一员。他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却有着20多年的执着坚守。行程匆匆,虽没有机会谋面,但伫立在曾经的“钟槐哨所”--布仁特克斯最早居住过的低矮的木屋门前,那段胼手胝足、筚路蓝缕的守边岁月仿佛历历在目。同行的伊犁垦区报社同事告诉我,当时一夜大雪能下半米多深,哨所的木门第二天都很难打开。

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布仁特克斯初心不改矢志不渝。20年来,每天清晨,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五星红旗在这片土地上升起。很多人不解,荒无人烟的地方升国旗给谁看?布仁特克斯郑重地说,升起国旗,就代表这里是中国的领土。

去年,“草原之夜”四师可克达拉旅游推介会在江苏省镇江市举行,“钟槐哨所”也在推介之列。如今,“钟槐哨所”已成为伊犁河谷红色经典旅游路线之一,成为疆内外游客感受军垦文化的重要窗口。

飒飒秋风中,界碑巍然屹立,山坳里,纳林果勒河流水淙淙。种地就是站岗,放牧就是巡逻;站着是丰碑,倒下是路标。一代又一代,如同接力一般,护边员的人生故事周而复始地续写。

打开布仁特克斯的《护边日记》,朴实的文字令人动容:“一个人走在边境线上,站在神圣的界碑前,我从未孤单过。因为我是祖国的护边员,我的身后是祖国!”


一键分享:
责任编辑:李雪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