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边境线上写忠诚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1-11-15

边境线上写忠诚

​ ——记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胡拥军

胡拥军一边放牧一边巡逻(资料图片)。 赵圆圆 摄

11月5日,在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颁奖仪式上,胡拥军被评为全国诚实守信模范。 胡拥军 提供

巡边路上,胡拥军在生火烧开水(资料图片)。朱新宁 摄

胡拥军坚持每天写巡边日记(资料图片)。 赵圆圆 摄

  ●兵团日报全媒体记者 徐敏

  “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边防稳固,人民安居乐业,生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是我们的幸运。”11月5日,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座谈会和颁奖仪式在北京举行,胡拥军被授予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荣誉称号。

  胡拥军是十师北屯市一八一团六连职工,为了恪守对父亲“守护边疆一辈子”的承诺,33年来,胡拥军不畏艰辛、放牧巡边,皑皑雪山见证了他守边护边的感人事迹,见证了他对祖国的忠诚。11月5日,中央文明委授予68名同志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荣誉称号,胡拥军被评为全国诚实守信模范。

  义无反顾,接过父亲的马鞭

  胡拥军原名珠玛别克,意思是星期五出生的男子汉。上小学时,父亲给他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拥军”。

  “拥军,是永远拥护共产党、拥护解放军的意思。”胡拥军对记者说道。

  胡拥军的父亲胡达拜尔干自幼给地主家放羊,1952年,解放军剿匪轻骑兵第七师十九团来到清河,熟悉这里山岭沟壑的胡达拜尔干主动要求当向导,为剿灭土匪立下了功劳。

  后来,剿匪轻骑兵的一部分人马就地复员,组建了一八一团,吸纳胡达拜尔干成为该团职工,驻守别克多克牧场的哨所,在中蒙边境线“三号沟”一带放牧巡逻。因为别克多克哨所地处偏远、环境恶劣,日常只有飞鸟进出,因此也被称为“候鸟哨所”。

  在别克多克牧场,胡达拜尔干一边放牧一边巡逻。因为工作出色,他后来还当上了牧业队队长。

  胡拥军3岁的时候,父亲教会了他骑马,小学时他就跟着父亲一起巡边。每年夏季,胡拥军都是在“三号沟”度过的。深受父亲影响的胡拥军,深深热爱着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荒凉的别克多克牧场和“三号沟”。

  “别人的爸爸都下山了,你的爸爸还在山上放牧巡边。”听见周围邻居念叨,胡拥军这才意识到父亲已经60岁了,该下山好好安度晚年了。

  1988年6月,胡拥军接过父亲手中的马鞭,成了一名护边员。那一年,胡拥军只有16岁。

  进山那天,父亲给胡拥军准备了一匹马,带着他进山,一路走一路交代:哪条路好走,哪条路比较危险,巡边要注意什么,重点检查哪些地方,晚上在哪里驻扎,食物怎么保存,遇到野狼和熊怎么办……父亲一遍遍嘱托,胡拥军一条条记下。常年跟随父亲到牧场放牧,胡拥军早已熟知这些。但是他知道,放牧巡边是一项光荣而神圣的职责,他不敢有一丝马虎。

  “别克多克牧场是我梦想的天堂,别克多克哨所是我的家,我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家!”接过马鞭的那一刻,胡拥军让父亲放心,他会像父亲一样为国家和兵团作贡献。

  恪守承诺,放牧巡边三十三载

  “今年我是10月15日下的山,雪已经快齐膝盖了。”胡拥军说道,“这几天天气预报说要下雪,这会山上的雪差不多有一米深了。”

  每年6月,胡拥军与团场其他三十几户牧民从前山的春秋牧场转入大山深处的别克多克夏牧场。夏牧场位于中蒙边境,区域内有52公里边境线,20多万亩草场,胡拥军和牧民们就在这里放牧。

  “171公里的牧道,赶着羊群要走半个月左右才能到达牧场,9月底再返回到春秋牧场。”胡拥军说,如果稍晚些,就会大雪封山,与世隔绝。转场上山出发之前,胡拥军都要带上充足的米面油盐、土豆萝卜之类的粮食、蔬菜和柴火。在“三号沟”巡边放牧4个月,他每隔两个月才能回团部补给一次生活用品。

  “‘三号沟’紧挨界碑,在这里放牧方便巡边护边。”胡拥军解释道。

  通往界碑一带没有路,乱石遍地,还有沼泽地。巡边往返一趟至少需要3天时间,有两晚要在山顶和沟底宿营。夏季放牧时,胡拥军将自家的牛羊雇佣给其他牧民代牧,自己一个人骑着马带上馕,背着望远镜、镐、斧头,在崎岖的山谷中巡边护边。

  草青连天,松柏苍翠,景色迷人,胡拥军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一些细微如丝的变化却能引起他的高度警觉,如陌生的声音、身影、痕迹,风云变化,牲畜的病疫……

  1998年的一天,巡边归来的胡拥军发现,自己的帐篷前拴了5匹马,帐篷里坐着5个陌生人,带着铁夹子和动物毛皮等。多年的巡边经验告诉他,这很可能是一个盗猎团伙。他找机会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当地边防派出所,边防民警很快将这几名盗猎者抓获,为国家挽回了损失。

  “每次巡边主要是查看有没有牲畜越境、边境线上铁丝网有没有损坏、有没有盗挖药材和打猎的人员等。”胡拥军说。

  据统计,自1988年起,胡拥军在放牧巡边路上,赶返临界牲畜4000余头(只),拦阻临界人员20多人,制止违法采挖药材等100余人,提供有价值信息10余条。

  大山深处,风云变幻气候难测。有一年8月底,牧民已经转场出山,胡拥军准备最后一次巡边后就下山去。山里天气骤变,下起了大雪,他被困在了“三号沟”。他天天骑马去探路,盼着有人来接应,终于在9月20日等来了伙伴。获救时他身体虚弱,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胡拥军清楚地记得,从看见山坡上的人影算起,自己整整等了20天。

  这是胡拥军离危险最近的一次。而在巡边路上,从马上跌落、被失足的马儿摔倒压伤更是家常便饭。“马背上生活,摔跤很正常。”胡拥军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条巡边路,胡拥军已经走了整整33年。

  “我答应过父亲,要一辈子守在这里,不管多危险,我都会继续守下去。”胡拥军用实际行动履行着当初对父亲许下的诺言。

  无怨无悔,续写戍边新篇章

  在216国道通向一八一团的道路旁,一座座铜制雕像在皑皑白雪和湛蓝天空的映衬下,格外引人注目。其中,一座“五人策马风驰电掣”的组雕是为纪念1952年解放军剿匪斗争而创作的。雕像中,解放军剿匪官兵高举红旗,挥舞大刀奋勇向前,冲在最前方的哈萨克族小伙子的原型就是胡拥军的父亲胡达拜尔干。

  一有时间,胡拥军就会带着妻儿陪同父亲到雕像前看看,父亲的事迹一直鼓舞、激励着他。

  从小在马背上长大,胡拥军熟悉深山中的一草一木,了解牧区的一山一云。他看天色就知道哪里有雨,看雨量就知道何时会发生泥石流。这些年,最让他和牧民们头疼的还是棕熊和狼,牲畜常常遭到它们的突然袭击。胡拥军算了算,这些年,被棕熊和狼吃掉的各类牲畜就有20多头(只)。

  记得那是1990年8月的一天夜晚,胡拥军听到羊群惊了一下,出去后就看见一头熊拖了只山羊朝山上走了。“就跟人抓只麻雀一样。”胡拥军说道,今年一年,他家就有5头牛被熊吃掉了。

  “财产损失事小,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胡拥军说。

  春冬两季,胡拥军基本都在克兰河边的牧业点上,这里是牲畜转场的交通要道,地方牧民常从他那里路过。春天转场时风沙大,牧群走不了,牧民在胡拥军的畜牧点落脚休息是常事。没有草,就从他那里拉草喂牲畜;天晚走不了,就留宿他那。他还把圈舍腾出来,让牧民在牲畜圈上过夜。

  有人算了笔账,仅2020年这一年,胡拥军先后给牧民送出去打包好的草400多包(一包草春天时卖20元)。有些牧民春天去夏牧场没有马,他就把自己马群里驯好的马无偿借给他们骑,有的一骑就是一夏天,秋天下山再还回来。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走上致富道路,我们要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作为一名兼职牧区宣讲员,胡拥军经常向牧工宣讲党的惠民政策,宣传牲畜安全转场、疫病防治、科学养殖等方面的技术。疫情防控期间,他还带着志愿者走家入户,宣传疫情防控知识。

  近年,胡拥军先后荣获“自治区劳动模范”“兵团道德模范”等称号。11月5日,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座谈会和颁奖仪式在北京举行,胡拥军被授予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荣誉称号。

  如今,已经49岁的胡拥军依旧行走在“三号沟”附近,以满腔的爱国热情巡边护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拥军”这个名字的含义。

责任编辑:王玮昊 楚甲周